浅水边不系船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日常更新全职小短篇
不定期掉落aph,yys相关


双花喻黄韩张周江等

【双花】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孙哲平邀请张佳乐组战队的时候没想很多,他的词典在那一刻只有三个词:组队、比赛、冠军!

然而我们知道,做决定是一回事,与人相处起来又是另一回事。饶是后来被戏称为“天生一对”的双花组合也没能躲过一开始的“蛋疼期”。起先磨合技术的时候倒没什么反常,下了游戏之后他们就相顾无言起来。也不是没想过用聊吃的来打破沉默,如果没有引发甜咸大战的话应该会很顺利地建立革命友谊吧——一言以蔽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很尴尬吗?”孙哲平皱眉,回想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来。

一年前他满十八岁,本着重要的生日要重大地过的原则,百花老板在战队旁边的饭店订了包间给孙哲平庆生,吃完饭又让孙队长率领着全队去ktv玩了一宿。

第二天不训练,孙哲平难得睡到日上三竿,一睁眼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坐在书桌前头:“张佳乐?”

“哟,醒啦?”张佳乐回头,露出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来我这玩电脑啊。”

“嗯,快去洗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回来给你分享点东西。”

孙哲平套上拖鞋站起来,端了牙杯就往外走:“少看点少儿不宜。”

“我是这样的人吗?”张佳乐拍了拍桌子,“对了,我说你怎么不好奇成年人的娱乐方式呢。”

“有什么可好奇的,我原来认识那帮人初中就拉着我看过了。”

“哦……不瞒你说我也是。不过今天我们看blue movie。”

“就算换成英语也是小黄片啊。”孙哲平无奈,“那我先去把牙刷了再回来分享。”

“啊?等等,在网上随便搜一下bluemovie也不一定就是,看着!”张佳乐随手点开一段视频——

【不可描述部分】

“……”

孙哲平干咳几声,打破音响外的沉默:“张佳乐。”

张佳乐定定地盯着他:“我也没想到……给你刺激大了吧。”

“……你笔记本没电了。”shen/yin/sheng总算停了,孙哲平指着黑下去的屏幕说。

张佳乐如释重负地合上笔记本,开始转移话题:“中午吃什么,我们定外卖吧。”

“好,我要吃麦当劳儿童套餐。”孙哲平对上张佳乐怀疑的目光,略一思索补充道:“怀念一下未成年的感觉。”

“哦。”张佳乐思考了一下,决定加五块钱再给孙小朋友弄个玩具。

——这么想来,好像是挺尴尬的。

 

不过有了一个共同的黑历史两人就熟络了许多。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要知道尴尬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孙哲平哼着歌,回味起来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他原来还嘲笑张佳乐的歌单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的,没想到在耳濡目染之下自己也……

永远不要低估队友的影响力。

这是第一次全明星后一群职业选手相约ktv时孙哲平领悟到的,彼时他受邀和张佳乐合唱《有点甜》刚放下话筒。

魏琛拍着方世镜大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哲平。”方士谦笑倒在沙发上,手里还不忘录像。叶修默默地点了支烟。吴雪峰事后总结:“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当然后来两个人一起干的(坏)事多了,相顾无言的场合反而少了起来,尤其是张佳乐有自觉自己比孙哲平还大半年的时候——特指孙哲平生日。

百花作为上赛季的黑马,假期里自然是加班加点加倍训练的,于是孙哲平的十九岁生日就和去年一样在战队过了。
    上午的训练结束,张佳乐摘下耳麦捅捅孙哲平,神情异常兴奋:“大孙走啊,乐哥请你吃饭去!”
    孙哲平“啧”了一声:“我过生日你这么兴奋干吗。”

“因为只有这时候才能感受到我们是年下。”

“年下?”

“你比我小啊。”

“你真的知道年下是什么意思吗?”

“大概……?”

“好吧,吃什么?”

“世界上最好吃的白菜!”

“就是上次你点错菜那里啊。”

“No problem,我搞清楚了的。”

孙哲平盯着桌上冒着热气的两锅土豆:“那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个意外,你听我解释。”

“这不是言情小说标准台词吗?”

“言情小说有你这样的女主吗?”张佳乐找准一个机会呛回去,随后在两个玻璃杯里各自倒上一点饮料:“吃不了白菜就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土豆,咱干个杯?”

孙哲平瞬间爆发出拼酒的爽快劲:“干了!”

“最好的土豆,最好的队友,最好的战队!哈哈,感觉马上就要实现梦想了。”

“一起!”

两个端着柠檬汁傻笑的青年,画面和谐再无尴尬。

 

和张佳乐待在一起一年了,孙哲平的词典里依然是三个词:百花、繁花血景、冠军!

明年,会是百花的赛季吧。

——————END——————

 

19岁的大孙,联盟第一狂剑士。


【喻黄】表白墙

天天17岁生日快乐(〃'▽'〃)

 

真·崩坏了 

——————一个微妙世界的生贺——————

 

二十一世纪的校园里流行着一种文化:校园表白墙。这个墙当然不是平时走在街上就能看到的那种墙:笑话,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小心思能随便贴在墙上嘛,那恐怕不被老师谈人生也得被同学八卦个两三年了。

表白墙说白了就是个qq账号,每天负责把同学们发来的心声发到空间,配上几句祝福的话甚至自己的恋爱心得。

蓝雨中学的表白墙比较有趣,因为它是隶属于学生会的“半官方”组织。账号是大二学长魏琛创建的,后来被学生会主席喻文州划给了宣传部管理,目前主要由高二的黄少天和郑轩负责。等这个暑假过去,负责人就转为新高二的宋晓。本来预备接班的于锋中考后去了百花中学,于是宋晓不在的时候就有新初三的徐景熙和新初二的李远帮忙。

 

夜雨声烦:说好了啊,这几天表白墙都给我登

枪淋弹雨:我没所谓的啊┑( ̄Д ̄)┍

枪淋弹雨:话说黄少你到底有多大的执念啊

夜雨声烦:这么些年了从来没有给我表白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嘛

枪淋弹雨:很奇怪吗

夜雨声烦:对啊,文州的表白信我都收到一打了,我们明明一直一起行动的,就算他有学生会主席加成人气差距也不该这么大吧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

枪淋弹雨:对了,预祝你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不就明天吗,这都十一点多了?

枪淋弹雨:明天家里出去玩催我现在睡,怕忘了提前说

夜雨声烦:喂你敢不敢走点心,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可送了一整个麦O劳儿童套餐

枪淋弹雨:你需要的话我也给你订一个……?

夜雨声烦:不要,这期的玩具我不喜欢

 

黄少天心情颇好地哼着歌去厨房拿了一听橘子汽水。这是个有些尴尬的生日,前后都是有些特殊意义的年纪,17岁似乎没必要过得十分隆重——之所以通宵只是为了多玩会荣耀罢了(提到荣耀不得不说,这游戏真是太好玩了,开服将近四年热度丝毫不减反有增加的趋势)。

零点时分,公会里的术士走到他身边,头上升起了一个文字泡:生日快乐^ ^

“文州你也没睡?矮油卡点发生贺我很容易想歪的。”剑客凑到术士耳边道。

术士也开了耳麦,轻笑起来:“少天看下qq。”

“好。”剑客没了动静,看来是去拿手机了。

没一会儿剑客和术士相跟着下线了。

 

索克萨尔:【图片】x8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p图水平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和嘉世还是烟雨交流的时候吗?

索克萨尔:是我登了表白墙截的图

黄少天本来仰躺在沙发上,这会儿没拿住手机直接砸在鼻梁上:“靠!”手机的提示音还在响着。

索克萨尔:抱歉,但是听郑轩说你好像很期待告白

夜雨声烦:word马,这算是以权谋私吗会长大人

夜雨声烦:哎哎你别神遁啊,作为看完了同桌推荐的15本言情小说的好男人,我跟你讲你这样我绝对会误会你喜欢我的

索克萨尔:唉

夜雨声烦:就算你手速不行也不能只发一个字啊,我很方的!!!

索克萨尔:【莫方有我】

索克萨尔:少天

夜雨声烦:嗯?

索克萨尔:没误会,我确实喜欢你,是以在一起为目的的喜欢

喻文州盯着逐渐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难得有几分没底。他和黄少天不是一开始就走得近的,不过后来都在学生会又住得不远,一路磨合了解着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黄少天在他面前通常不设什么防备,性向啊喜欢的类型啊都有跟他讲过。喻文州也是有几分底气的,然而——

“这种时候告诉他会不会有些惊吓啊。‘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泡我’这样的?”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早知道这样,收到表白你的悄悄话我也应该直接不发了

夜雨声烦:还“祝早日追到男神”,我居然怂恿别人撬自己的墙角,一世英名啊啊啊啊

黄少天捂脸:太蠢了我,不对这应该是文州的锅吧,对,都是文州的锅!

索克萨尔:那少天的回答是?

夜雨声烦:直接网上说太敷衍了,我要当面说(´ε` )♡

夜雨声烦:对了,下午有时间打个情侣副本吗,那个奖励挺不错的

夜雨声烦:别推啊,我知道你练过女号

索克萨尔:嗯,我先去研究一下打法

 

白天郑轩收到来自学弟的信息。

灵魂语者:学长,关联账号那里表白墙老提示有新信息,不用登一下吗?

枪淋弹雨:没事放着吧,黄少天说留给他

灵魂语者:这样啊……

灵魂语者:可是空间里又有今天发过去的悄悄话(话说今天黄少生日应该不会收不到表白呀,我们年级也有喜欢他的呢

枪淋弹雨:放心你现在发一条喻文州的也不会有人发出来了_(:зゝ∠)_

枪淋弹雨:【然而郑轩已经看透了一切】

 

——————OOC的END——————

掉粉的时刻又一次来到了……die

纪念一下26天日更的终结

虽然并不是因为梦间集活动没打过………………ಠ_ಠ
嘛,上补习班了嘛,开学前就保持每周都有更新吧(◐‿◑)

【伞修伞】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下)

(上)  (中)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通常是聊天的好机会。苏沐秋和叶修并排躺在床上。

苏沐秋捅了捅叶修:“喂,睡了?”

叶修舒了口气:“还没。”

“那天说的,你真没被人追过吗?”

“什么?”

“叶秋真比你受欢迎啊,那我还真想见见他。”

“行啊,回头给你引荐一下。”

“……我就随口一说,话说你现在回去不会被扣在家里吗?”

“会啊,所以我不敢回去嘛……以前我同桌给我说‘我喜欢的人身高和你差不多’,然后我就把这事告诉叶秋了。”

“哦,你就一点没觉得她喜欢的是你?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害羞吧……?”

“唉那时候我不懂嘛,而且分走了叶秋的注意力我才好拿了他的行李跑出来的。”

“不愧是坑弟狂魔。”

“那就是吧。而且……”

“嗯?你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好罕见啊哈哈。”

“而且我那个同桌并不是什么女孩子……”

“哦,是同性恋吗?”

“嗯。”

“你不反感?”

“为什么反感?”

“……说的也是,你困了吗?”

“有一点,我要睡了。”

“好吧,晚安。”

“嗯。”

 

↑很有高中宿舍里夜谈的感觉吧,不过他们像这样一起追忆往昔的时候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苏沐秋“明年我一定要比你多杀几个boss”或是“去刷xxxx,我要副本奖励”的宣言和叶修“敷衍”的应答中度过的。

“叶修你听说没有,荣耀这几天又要大更新了,第二区也要开放了是不是?”

最近苏沐秋的各项工作都比较顺,却邪在当前等级下逐渐臻于完美,针对大热的散人玩法制作的千机伞也有了蓝图,只等着更新完继续刷材料将之完成了;至于赚钱方面,虽然代打还暂时没有时间做,不过攻略却有不少时间可以用来研究,实用的攻略加上“一叶之秋”的名号卖个好价钱不成问题。

 

2015年2月,除夕夜,H市嘉世网吧。

人已经陆陆续续走了,网吧显得稍有些冷清。

“走,今天我请客!”苏沐秋拍着胸前装着几张纸币的口袋说。

苏沐橙无条件支持:“好啊好啊,我们吃什么?”

 “方便面。”叶修抬头。

这个提议无疑遭到了请客者的反对:“滚,至于这么寒酸吗?”

“呦,讨论什么呢这么热烈?”三人回头,发现来的是网管崔立。

“哥哥正说要去吃饭呢。”苏沐橙笑着。

崔立看着三人有要走的架势,连忙绕过去拦下来:“陶哥的意思,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个饭?”

叶修耸肩,征求意见似的看向苏沐秋。

“不麻烦吗?”苏沐秋看起来有些迟疑。

“没关系的,今年陶哥有点事先不回家,我也没买到回家的火车票,正愁就我俩过年没意思呢。一会儿我去对面买点成菜,你们就在这先歇一会吧。”崔立也很清楚面前这些少年的情况,很体谅地说,“对了,想再上会网可以随便上啊,老板给的特批。”

 

回去的路上苏沐橙很高兴地蹦蹦跳跳,一会儿指着树上的彩灯说好看,一会儿又指着天上的烟花让哥哥们看。

苏沐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歉意:“抱歉啊,一直沉迷游戏忘了要放炮了。沐橙想不想买一点?”

“嗯?”苏沐橙仰起头,夜幕中有各色的烟花绽开,“不用了哟,刚才在游戏里已经放过了嘛。”

“嗯?你是说……”

“对啊,刚才叶修带我玩了弹药专家呢,但是果然我还是觉得枪炮师比较帅气。”

“啊,”苏沐秋揉揉苏沐橙的头发,转而把视线投向叶修,“谢啦。”

“谢什么。”叶修看他一眼,继而又望向漫天花火。

“真好啊……”苏沐橙悄悄向手心里呵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陶轩已经把组建战队之意表达得比较明显了,接下来的事情理应十分顺利。叶修只管把工资等事一并甩给苏沐秋:“跟你一样就行。”

苏沐秋一听,乐了:“那怎么行,好歹你也是个队长,就算是陶哥也得敲上一笔嘛。”

然而,好事多磨。

大更新过后各职业等级上限都有提升,也就是说苏沐秋研究出的散人打法和千机伞都不能用了。

“……”叶修几次张口,都以不知说些什么好而告终了。

“哥哥他,没事吧。”饶是苏沐橙对荣耀涉猎尚浅,也知道苏沐秋对“散人”倾注的心血。

“唉,相信他吧,你哥可是很强的。”

当天晚上,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叶修起床,苏沐秋已经坐在家里那台配置较好的电脑前开始忙活了。

“帮我保存一下吧。”

叶修伸手,接住了一张账号卡:“这是?”

“君莫笑,一级初始卡,我把千机伞放里面了。”

“那你现在不要紧吧?”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苏沐秋说完这句话,又觉得仿佛太轻巧了似的,特意回去凹了个潇洒的造型。

“不用特意凹造型吧,这样让人完全不想同情你啊——”叶修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账号卡,“不想回忆起散人了所以才给我了?”

“……你才是不用特意提起吧!”

“你原来不是想用散人打职业联赛吗,接下来怎么办?”

“emm,建个枪炮的号吧。”

“秋木苏不也挺好,名字还有你的特色。”

“跟你的一叶之秋比起来技能点有点少。还有不要提起名,一提就难受,到底谁才是沐橙她亲哥啊。”

“哈哈。”叶修知道他这是还惦记着刚开服的事,不禁笑起来。

苏沐秋不理会这一点笑声,反而向叶修招了招手:“你看我捏的像不像沐橙。”

“沐、雨、橙、风?”

“怎么样,这名字走心吧?”

“你要玩女号啊,我现在就可以想象论坛里的场面了。”

“嘘——小点声,这是给沐橙的惊喜。”

“好好,惊喜惊喜,我知道了。账号卡就先给你收着吧,您慢慢练级。”

 

练级的时间是过得很快的,沐雨橙风从西部荒漠满级毕业的时候,职业联盟第一赛季开赛前的暑假也来到了。

今天在嘉世网吧见到了最后一名前来报道的气功师气冲云水——吴雪峰。这人年龄比他们大些,坐在那里挺斯文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没什么架子,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这位是叶秋,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这位是苏沐秋,枪炮师沐雨橙风。”见两人来到网吧,崔立连忙起身为软椅上的人介绍。

软椅上的人也相跟着起立,分别和叶修、苏沐秋握过手来:“吴雪峰,气功师气冲云水。幸会幸会。”

等到吃接风饭的时候,几人已经比较熟络了。

吴雪峰感慨:“这么说来,小队长和沐秋还真是有缘分啊。”

苏沐秋和叶修面面相觑,半晌后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叶秋”和“苏沐秋”的“秋”字。

“呃,咳咳。”叶修干咳几声,他几乎忘了自己是偷拿弟弟身份证离家出走的了。

苏沐秋看他一阵尴尬,只好无奈地帮忙打圆场:“是啊,好巧好巧。”奈何打完圆场气氛更加诡异了。

晚上被叫来聚餐的苏沐橙踏进店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哎,空调温度还是太高了吗?”

叶修瞄了一眼遥控板上的温度:“还好啊,沐橙你刚从外面进来所以才觉得热吧。”

“这样啊……”苏沐橙不解地摸摸自己的脸颊:这样的话,他们在脸红什么呢?

“咳,”坐在主位的陶轩清清嗓子,示意这顿接风宴正式开始,“那么我们嘉世战队的人就到齐了。方才雪峰提到缘分,我想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坐在这里的都是有缘人嘛,往后大家都是战友也不要太拘束,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这个老板提。荣耀联赛这是第一年,我们要同舟共济,那我就先在这里祝嘉世旗开得胜、取得冠军!”

“干杯!”

嘉王朝的序曲正式奏响。

苏沐橙端着大瓶果粒橙四处为这些选手们续杯。

真好啊,她微笑地注视着抢菜时叶修和自家哥哥不时碰在一起的两双筷子,笑意在眼底蔓延开来。

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真好啊,这种感觉是幸福吧。

 

気付いていたのに 何も知らないふり

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END——————


陶轩为什么和第八赛季不一样,第一赛季还没有那么多商机,他也是保持着一个对荣耀热爱的心的吧❤

【伞修伞】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中)

(上)

 

第二天苏沐秋还是跑去菜场捡菜叶了。叶修摇头,无可奈何地也跟着他去了。

“我说你何苦来,没钱可以管我借嘛,客气什么。”蹲在地上择菜的时候叶修忍不住吐槽道。

“谁跟你客气,租房啊水电费啊都交完了你还有钱?还有嘉世那边也不能天天白蹭网吧,离家出走的小孩你跟我谈这个。”苏沐秋手里动作飞快,并不理会叶修的提议,“赶紧的趁着没人咱快溜。”

“反正陶轩以后还得付你工资┑( ̄Д ̄)┍”

“那也是战队组起来之后了。还有啊,沐橙马上初三了,明年就不是义务制教育了学费也要提前省好了。”

“那倒是,”叶修拨了拨略长的刘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也别太小看沐橙,她最近在学校里开展了有偿代写情书业务来着,别的不说补你这几根菜还是可以的。”

“等等,什么叫代写情书?”苏沐秋花了几秒钟理解叶修的意思,“你怎么知道的,她跟你说了?”

“是啊,”叶修很自然地接话,然后漫不经心地提起,“还问我以前有没有什么经验呢。”

苏沐秋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那你有吗?”

“呼……你觉得呢?”

“……”

“怎么可能,虽然是我比较强但是她们看起来更喜欢那个笨蛋多一点呢。”

“等一下,那个笨蛋不会是……”

“对啊,就是叶秋。”

“这样说自己弟弟真的好吗?”

“啊算了,毕竟你也算是半个妹控吧。”

“那是,沐橙世界第一可爱!”

叶修看苏沐秋一副拿了天下第一的表情,脱口而出:“那我呢?”

苏沐秋默默地翻白眼:“呵呵,嘲讽第一没跑了。”

 

回家的电梯里碰上苏沐橙。苏沐橙眨眨眼,笑:“又是休息眼睛啊。”

“嗯,你哥刚才打boss又没打出最后一击,陪他出来散心的。”叶修接地无比顺溜。

苏沐秋瞪了一眼,碍于叶修说的基本是事实也无法反驳,只好转移话题:“我们今天买了排骨哦,你想吃红烧的还是糖醋的?”

“诶?”苏沐橙惊,一时间想不起来为什么哥哥要做这么一顿好的,“随便啦,哥哥做的都好吃。嗯……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说完,她把视线转向叶修寻求帮助。叶修却不回应,转而看向苏沐秋。

“为了庆祝你的第一桶金!”苏沐秋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啊!叶修你告密。”苏沐橙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片刻,把书包正到身前来取出两双手套,“这样就没有惊喜了嘛。”

“怎么会,”苏沐秋抬手抚上妹妹头顶,“哥哥现在也很惊喜啊。”

叶修微笑着看了兄妹俩半晌,突然发现一件事:“虽然打扰你们好像不太好,但是——我们是不是一直忘了按楼层了?”

“真的啊……”

“怪不得一直没到。”

 

——

 

    旭日东升,依旧是冬日的一天,两个盯着黑眼圈的少年带着红红蓝蓝的手套在嘉世网吧门口那条街上快步前行。

“有没有觉得自从沐橙送了这双手套之后咱们回头率高了很多。”

“她从小品味就好,自己的回头率也超高的。”

“不一样的,她是因为好看,咱们嘛,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腐文化’。”

“沐橙讲过啊,不会吧……?”

“很有可能。”

……

“就是说咱们是cp嘛。”苏沐秋一拍大腿,如是总结道。

叶修点头,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你看起来好像还挺高兴的?”

“有吗?”苏沐秋看起来有一瞬间的茫然,不过茫然转瞬即逝,“现在的小姑娘很有创新精神嘛!”

“重点错。”

“反正咱们本来就是搭档。”

“对,臭名远扬。”

“臭名远扬的是你吧。”

“那在一线峡谷打我的旗号组队的人是谁?”

“打你旗号又不花钱,再说了最后奖励的材料还不是给你做却邪去了。”

“啊,说起来——”

“什么?”

“凑cp的话咱俩得分个攻受吧?”

“分什么分,纯1和纯0都很少的吧。

“嗯。”

“不过‘腐文化’里的话确实应该分一下呢,我记得好多女孩子都是不可逆也不吃互攻的吧。”

“哦。”

“出什么神呢听到我说话了没有!”苏沐秋在叶修肩膀上拍了两下:“喂,回魂了回魂了。”

“听到了,互攻,你很懂嘛。”叶修说着,拍掉了苏沐秋搭在自己肩上的爪子:1、0、0.5……他知道的挺不少了。“去超市吗,方便面没了吧。”

“好,今天吃香菇炖鸡还是红烧牛肉呢?”

“我要香菇炖鸡吧。”

“太好了,促销买一送一。”

“不是要过期的吧。”

“怕什么,吃坏了也是我也和你一起啊。”

“……这种假设还是算了吧。”

 

——————TBC——————

又收不了尾了,只好再写一更o_O(下)

【伞修伞】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上)

☞第一赛季前,后续自由心证

☞伞修伞无差

 

 

冬季的傍晚,苏沐橙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走进家门。背对着他捣鼓电脑的人听到声响,问候了一句“回来了啊”,声音不甚清晰,像是叼了一根棒棒糖。

“咦,叶修你一个人啊,”苏沐橙换上拖鞋,往里张望,“我哥呢?”

“菜场。”言简意赅地回复过后,叶修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上一句,“呃……他用眼时间太长了我让他出去转转,他就说去散场转一圈。”

苏沐橙不再追问,转而问起他们在游戏里的事:“听班里同学讲了一叶之秋,说是竞技场全胜呢,叶修你名气好大啊。”

“那当然了,不然我也没装备给你哥扒了去研究。”

“哦。”苏沐橙也不是很懂荣耀里的事,点点头就回屋写作业去了。

“等等,”叶修看苏沐橙退回来一脸疑惑地样子,终于道出了自己的目的,“你哥那个小本子借我看一下呗。”

苏沐橙眨眨眼:“哪个?”

“记录我俩胜负那个。”

“( ⊙ o ⊙ )那个呀!不行,我要是给你看了他会疯的吧。”

“说的也是。”

 

凌晨时分,终于打完团战的苏沐秋和叶修向陶轩告别,回到一室一厅的小房子里。卧室是给沐橙住的,起初她不肯,坚持自己睡沙发让哥哥睡卧室,后来被苏沐秋以“我打游戏到半夜就在客厅里睡了多方便”为理由说服了。叶修搬进来以后,他们把沙发卖了换成了一张单人床。当时是夏天,叶修还半开玩笑地说“热得踢被子怕不是要把你踹下去”;天气转寒以后这样的安排倒像是精心准备的了——H市没有暖气,两个人挤挤倒也暖和。

“最近陶哥不怎么收咱们上网费了。”苏沐秋拱拱叶修,一片黑暗中两团被子挤来挤去的挺像出去野营兴奋过头困又睡不着的小学生。

叶修又往被子里钻了钻,对这方面的话题倒不是很感兴趣:“那不挺好吗。”

“是啊,最近光顾着研究编辑系统了,代打、外挂都没时间做,手头确实有点紧张。”

“攻略我闲下来的时候一直在写。”

“多亏你。”

“对了,明天别去菜场捡剩菜了,沐橙发现了又心疼你,免不了说呢。”

“嗯……编辑器我倒是研究出点眉头了,以后肯定有大单子。先给你做个战矛怎么样?”

“哟,那可真是深感荣幸啊。”

苏沐秋顿了一会儿,终于提起近来的心事:“论坛上有说明年荣耀要开职业联赛的,你看了吗?”

“还没,”叶修平日里对这些关注的不多,不过联想起荣耀开服时的宣传力度倒也并不感到奇怪:“怎么说?”

苏沐秋抿嘴想了一会儿,道:“我觉得陶哥在研究这事了。”

“有可能,”叶修此时便开始展露出日后战术大师的风采帮他分析,“而且还有两个顶尖高手摆在他面前呢。”

“我只是说一种可能而已,还有你自夸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顺口?”

“……说得好像你不是这么号称的一样。”

“不过那样的话就没什么正式pk的机会了吧。”

“呵呵,你输的还不够多吗?”

苏沐秋知道叶修这是在讲两人第一天见面的梗,然而还是忍不住反驳:“又不是没赢过你!”

“是是是,也就比我差那么一点吧。”叶修把苏沐秋抬起的胳臂塞回去,“这么激动一会儿要睡不着吧。”

“睡不着就睡不着吧,开职业联赛就够我激动的了。”

叶修想到荣耀即将开服那一阵苏沐秋天天在他耳边嘀咕的事,心里赞同着他这种说法——“拿了冠军再激动吧。”

 

——————TBC——————

(中) (下)

少天投食歌

简单介绍一下背景的话就是少天在兴欣卖萌未遂被以叶修为首的众人押解回蓝雨。
叶:文州,管管少天呗
喻:麻烦前辈了^ ^

王韩张就是来串个场,请不要在意

【喻黄】不要见怪,不要见外

☞第四赛季设定

☞这次真是一发完小甜饼了(然而并没有傻白甜那么甜)

 

第四赛季伊始,联盟的各种景象开始和以往不同起来。一叶之秋依然犀利,繁花血景也依然绚烂。然而除却这些风景,一些战队的王牌角色开始改变战斗方式:如微草的魔道学者;更有一些战队的新人新角色开始抛头露面:嘉世的枪炮师,烟雨的元素法师,霸图的牧师,雷霆的机械师……

还有从第二赛季开始式微的前豪门:蓝雨,这支战队一次性推出了三名新人,看来是想借此机会打开新的局面。我们可以从蓝雨队徽的改变上看出些许门道来:本赛季才添上的利剑显然是剑客夜雨声烦,而从建队初期便存在的六芒星不必说便是术士索克萨尔,紧密相连的图案也可说是蓝雨团队精神的象征了——好了,语文阅读答题式简介不必多说,我们只需要知道第四赛季初期蓝雨确实如俱乐部预期的那样走得顺风顺水。

然后便一头撞上了令人猝不及防的新秀墙。先是喻文州的战术策略被识破,再是郑轩模仿百花式打法的失利,然后是黄少天的机会主义基本被封印……上周他们客场挑战微草被大比分领先,一切的一切似乎看起来再糟糕不过了。

 

握手的时候王杰希明显感受到喻文州加在手上的力道。

喻文州感受着对面加回来的力度,客气道:“王队和微草磨合得比想象中更好。”

王杰希点头,不置可否,只是目光在喻文州和喻文州身边的黄少天身上流转了片刻,道:“蓝雨日后一定会有更精彩的比赛,我们也要多加小心了。”

喻文州笑,同样不再答话。这番对话里有几分场面话几分心里话就不得而知了。

 

回到休息室清点人数,突然发现黄少天不在:“少天呢?”

“说是去散步了……”缩在软椅里的郑轩答,末了还不忘加上那句著名的口头禅,“亚历山大。”

“要不要去找找?”队里的前辈知道他这是没发挥好心里烦闷,不无担心地征求着喻文州的意见。

喻文州叹了口气,无奈地笑道:“算了,这么大人了也不会迷路了。宾馆离得不远,他自己回去也没问题。”

“房卡呢?”

“没事,他和我住一起呢。”

 

From 喻文州

少天散完步就直接回宾馆吧,房卡带了吗?

黄少天摸出手机,顶端的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十一点了,锁屏上有来自喻文州的短信的提示。本来出来是为了平复一下心情的,现在好像也没那么郁闷了。这么想着,黄少天迎着夜里的微风开始给喻文州

“带了吧,没带的话就只好吵醒你咯= ̄ω ̄=”

“不碍事,我下载了刚才的比赛视频,不着急睡^_^”

“emm,你这么说不是显得我很任性了……?一会儿笔记本借我用用我也要看,我马上回去,现在,立刻!”

“好,注意安全。”

“……突然发现我不知道酒店怎么走了。”

“【微信·地址】”

 

半小时后,黄少天悄默默地潜进宾馆。前台有些犯困地小姐用奇异地眼光看了他一眼,不过他现在可没心思研究这眼神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意味,只刷开房门就往靠窗那张床上扑。

“B市的秋天怎么这么冷啊还是咱们G市好,你说是吧队长,就算屋里有暖气也治愈不了我了,我靠完全不给人忧伤的机会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的时候一颗星星都看不见还突然刮来一阵风,难得我想当个文艺少年也没有机会了。”

喻文州坐在双人标间的简易办公桌前,瞥一眼黄少天栓好的门栓又重新看向电脑屏幕:“少天回来了啊。”

“嗯,还没看完吗?比赛视频。”

“马上了,最后一点笔记记好就睡了,你也差不多先去洗个澡暖合一下。”

“好。”黄少天看来是真被冻着了,也不多话,拿了换洗衣服就进了浴室。

 

等他出来的时候喻文州果真已经睡下了,队服收进背包,便衣叠好了放在枕边。

屋里半边已经熄了灯,另半边灯不用说是给黄少天留的。黄少天打开放在他床头的笔记本,密码是lanyu666,这是他和喻文州一早商量好的,两个人的笔记本都用这个。

他要看的文件夹很好找,为了方便区别放在了右上角,点开以后里面是今晚的各角度录播,另附一个文档大概记述了喻文州对这场比赛的总结,还单独有一个文档对夜雨声烦一些走位失误和操作亮点的进行了盘点。

“真是的,每天都睡这么晚黑眼圈都出来了,今天也还是拖着,小心形象受损接不到赞助商代言又被经理唠叨,就算你是战术大师这种事留给我做也没关系的。”黄少天嘟囔着点开视频,在角色登入地图的间隙里打开文档。

文档第一行不同于往日的标题:不要见怪,不要见外。喻。

“唉……”黄少天盯着文档出了一会神,恍惚间想起训练营时期的种种,开心的、狂妄的、窘迫的、失落的……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概从那时起就注定了他们并肩战斗的今天了吧。

 

十二点半,喻文州醒了,在一片寂静中听到旁边床上的人翻来覆去的声音。

“少天,睡不着吗?”

“没有,想到以后我们会一起拿冠军就有点兴奋了。”

“嗯……”

“新秀墙会很快过去的吧。”

“是啊,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要不要说这么浪漫啊队长?”

“晚安。”

“嗯,晚安晚安晚安。”

——————END——————


“不要见怪,不要见外。”是摘自《平凡的世界》第二部

【肖戴】少女妍琦的烦恼(5/完)

(1) (2) (3) (4)

本章昊翔、肖戴,顺便对前文进行了不走心的总结

——————正文——————

“哎呦呵,没头脑和不高兴这么好吃?以前怎么没发现。真是的,队长从国家队回来也不给我们讲讲什么有JQ的事……( ⊙ o ⊙ )啊!忘了回翔翔了,也不知道他们争辩地怎么样了。”

 

一叶之秋:戴妍琦!!!

一叶之秋:找到了吗?

一叶之秋:你还在不在啊?!(╯‵□′)╯︵┻━┻

……

鸾辂音尘:啊……没找到

一叶之秋:亏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啊

鸾辂音尘:嗯,抱歉啊

一叶之秋:啊?

一叶之秋:道什么歉啊,本来也是我拜托你找的,找不到唐昊也说不过我

鸾辂音尘:不是……

鸾辂音尘:是我不吃翔肖了

一叶之秋:哦

鸾辂音尘:orz

一叶之秋:哦??小事情把你怎么了

一叶之秋:想不到他还是个肉食系Σ(゚д゚lll)

鸾辂音尘:什么呀,是我自己萌上昊翔了…… (〃゚A゚) (´゚д゚`)

一叶之秋:昊翔是什么cp?

鸾辂音尘:唐昊和……

一叶之秋:wait!what??!

鸾辂音尘:那个,你冷静点,别飚英语啊 乂(゚Д゚三゚Д゚)乂 

一叶之秋:行吧,可是为什么不是翔昊呢

鸾辂音尘:因为昊翔人比较多,磕冷cp的痛你不懂ㅍ_ㅍ

一叶之秋:行吧,反正不上床等于无差,唐昊可是宇宙第一直男来着

鸾辂音尘:Σ(っ°Д°;)っ

一叶之秋:?

鸾辂音尘:我是该吐槽“难道你不是”还是“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呢?

一叶之秋:无所谓了<( ̄﹌ ̄)>  

一叶之秋:反正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手黄再】

鸾辂音尘:等等!

鸾辂音尘:哎……

鸾辂音尘:……友谊的小船还真是说翻就翻啊

 

唐三打:哈哈哈,真有你的啊戴妍琦

唐三打:【截图】【截图】

唐三打:和孙翔打了个赌,jjc谁输了就写一篇自己的主受文,那家伙现在已经在绞尽脑汁了吧哈哈哈哈

鸾辂音尘:666城会玩

鸾辂音尘:以后我也这么干好了,又有粮又不耽误训练φ(>ω<*)

唐三打:所以

鸾辂音尘:嗯?

唐三打:你能不能给我发几篇翔昊……

鸾辂音尘:卧槽?

鸾辂音尘:你是输了几把啊……

唐三打:3,我们俩彼此彼此吧

鸾辂音尘:可是你也知道昊翔比翔昊好找多了

唐三打:……

鸾辂音尘:你说你同人形象这么攻有什么用呢

唐三打:……

鸾辂音尘:是写清水吧?

唐三打:他应该还没那么重口吧自己写肉

鸾辂音尘:也是,要不这样,你帮我写一篇双花我给你找翔昊?

你撤回了一条消息

唐三打:别撤了我看见了,双花是孙哲平x张佳乐吧

鸾辂音尘:咦你知道?

鸾辂音尘:不对啊孙翔明明说你是宇直来着,宇直也会看同人的吗

唐三打:听他瞎扯,我什么时候是直的了

鸾辂音尘:诶?那……这算是出柜了吗

唐三打:算是吧,本来也没想瞒着谁

 

至于几年后唐昊拿孙翔写的昊翔文来套路他本人的事,戴妍琦表示自己完全处于状况外:什么时候联盟画风这么奔放了?

想当年喻黄头顶青天也是拐了庙药大三角那么大一个弯,最后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治愈之神大大回国拐走了魔术师才让那两个人捅破了那层窗户纸。

从黄金一代出道那年戴妍琦开始或多或少地接触荣耀和它的同人圈,从开始的韩叶、魏叶魏、双花、方王方,到后来的喻黄、韩张、叶橙、林方、周江周,再到现在的刘卢刘、昊翔昊、乔高乔……有些成了的,粉丝皆大欢喜;有些拆了的,微博上闹腾了几天也逐渐平息下去,荣耀职业联盟搞得是蒸蒸日上,各路CP也算是推陈出新。

不可否认总有cp会成为时泪,戴妍琦作为十一赛季以来的同人大手自然也亲身经历了许多墙头的兴衰——幸而同人不同于生活。

生活永远比同人更狗血。

 

啊啊——为什么当了这么多年的感情顾问我自己还是没脱单啊?

雷霆队长戴妍琦走在5月25日的街头,季后赛就要来了,能不能突破季后赛一轮游的魔咒呢……自从肖时钦退役以来,雷霆虽然没有像外界推测的那样迅速衰落,但要真正成为豪门还有一段路要走。

回到雷霆的大门口处时,隐约看见一个人影。

戴妍琦试探性地打招呼:“……队长?”

那人点头,笑着摸上她的头顶:“现在你才是队长吧,妍琦。”

“也对,看到你一瞬间太放松了,没注意——哎,那是什么?”戴妍琦向肖时钦背在身后的手望去,“矮油,来就来嘛还准备什么礼物,我还想再过几年小女孩的生活呢。”

“别闹,生日快乐。这是我家的钥匙,想来的时候随时可以来,嗯……新的一岁愿意和我……交往试试吗?”

“当然了。等了这么久,队长你可算是开窍了。”

“还叫队长?”

“⁄(⁄⁄•⁄ω⁄•⁄ ⁄)⁄总得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嘛,嗯……时钦?”

 

少女妍琦的烦恼随着联盟里各对情侣的组成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现充妍琦的烦恼:草食系队长突然开窍我好不习惯怎么办在线等。

——————END——————


完全不知道恋爱怎么谈的人今天也在崩溃着呢|・ω・`)

【肖戴】少女妍琦的烦恼(4)

(1) (2) (3)

这一章总结起来就是肖戴的伪·现充日常

 

戴妍琦一阵手忙脚乱地收拾房间,没来得及收好的本子被匆忙藏在身后:“队队队长,进来坐坐?”

肖时钦仔细打量了一番屋里的光景,又看了看戴妍琦脸上未及收敛的诡异笑容,心说还会算了吧。

“需要我帮忙收拾吗?”

“呃……不用了。”

“对了妍琦。”

“嗯?”

“明天有时间吗?”

“诶?有是有……”

“是这样,明天有个漫展嘛,我堂妹有个特别想买的同人本,但是这个本子没有通贩。”

“这样啊,什么本?”戴妍琦的眼睛又一次发起光来。

“好像叫《桃花扇》?”

“哦哦哦最近二刷的双花本,也是我的执念本来着,后来勾搭到了写手太太就从她那把残本买过来啦。”

“双花……”

“落花狼藉x百花缭乱嘛,不过认真讲的话现在应该叫夏花?”

“不过cp名也不好改吧,反正大家都理解就是了——漫展的套路我也不太熟,想着你可能会了解一点就……”

“哈哈,正好我明天闲着没事,出门了就不用再当感情顾问了。”

“那好,我记得漫展是十点开门,咱们九点半出门来得及吧。”

“那不行,会有很多人排队的一定要早去才能抢到东西哦,对了咱们有票吗现在?”

“还没,现场不是可以买吗?”

“场票啊,我想想——那咱们得七点到那买票,能起得来吧?”

“我是没问题,你要是想多睡会的话到时候去找我也是可以的。”

“矮油,队长别这么见外嘛,那我先去冻点冰水啦明天肯定会热成狗的。”

“你还真是经验丰富啊,那我干点什么?”

“安安静静地帅!啊不对,为了防止被认出来,队长你稍微化点妆……?现在买生灵灭的C服是来不及了,对了我那有一套,要不我来cos生灵灭,队长就cos你自己吧。”

“所以万一被认出来我就说是在cos肖时钦?”

“是这个意思。”

“等等,不是说买完本子就好了吗怎么变成这样了?”——小事情大大今天也是万分心累的呢。

 

——

 

“还好一切顺利。”肖时钦躲在厕所旁的角落里长舒了一口气。

“呼——”戴妍琦也是累狠了,直接靠着落地的镜子蹲下来,口中还念念有词地感谢自己没有穿那十几厘米的增高鞋。

“接下来,就可以出去了吧。”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肖时钦选择询问“小前辈”的意见。

“嗯……”

“嗯?还有什么想买的吗?”

“嗯!”

感受到戴妍琦突然间的容光焕发,肖时钦突然有些害怕:“别又是什么方肖翔肖吧。”

“不会不会,”戴妍琦答应地相当迅速,“今天买昊翔。”

“你什么时候这么萌这俩了?”肖时钦感觉自己失去了联盟财富的青睐。

“昨天!”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哈哈,那走吧。”

 

——

 

回到宿舍后,肖时钦一屁股坐在床上,不禁感慨回来的感觉真好,于是拿出自己在兴欣摔得有几道裂缝的手机刷起了论坛。

网友交流区》网友留言区》

主题:荣耀,漫展捕捉的野生肖队

RT,来讨论下这只野生和肖队有几分相似吧

№0 ☆☆☆==于2026-07-1012:00:36留言☆☆☆ 

 

我觉得改成讨论有几分不像似比较好【擦汗】

№8 ☆☆☆= =于2026-07-10 12:05:52留言☆☆☆

 

旁边那只生灵灭好萌qwq

№18 ☆☆☆= =于2026-07-10 12:11:48留言☆☆☆

 

有没有觉得这个身高差蜜汁眼熟= ̄ω ̄=

№19 ☆☆☆= =于2026-07-10 12:12:16留言☆☆☆ 

 

啊!你是说小事情和戴妹子?

№20 ☆☆☆= =于2026-07-10 12:13:18留言☆☆☆

 

嗯哼,这种时候活跃在W市的职业选手有几个

№21 ☆☆☆= =于2026-07-10 12:13:25留言☆☆☆

 

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笃定这是大神cos自己啊,明明本地人支持本地战队的也很多,出个cos也不奇怪吧

№150 ☆☆☆= =于2026-07-10 14:36:28留言☆☆☆ 

 

可是他神韵啊什么的太像了!如果不是的话我简直要怀疑自己七年来的厨力!!!

№151 ☆☆☆= =于2026-07-10 14:37:39留言☆☆☆

 

+1,如果旁边的妹子不是肖戴我也妄为肖戴催婚协会会长

№152 ☆☆☆= =于2026-07-10 14:38:34留言☆☆☆

 

哈哈哈楼上真不愧是会长,错字都错的这么精准

№153 ☆☆☆= =于2026-07-10 14:39:40留言☆☆☆

 

嘿嘿,不瞒你说,我一直幻想有朝一日肖队把小戴打成肖戴呢(✿◡‿◡)

№154 ☆☆☆= =于2017-07-27 14:42:04留言☆☆☆

 

因吹斯听,不过他们夏休期都会约出来说明——?

№155 ☆☆☆= =于2017-07-27 14:42:23留言☆☆☆

 

卧槽有道理啊,那他们岂不是都没回家吗?孤男寡女炎炎夏日共处一处,真相永远只有一个——

№156 ☆☆☆= =于2017-07-27 14:42:39留言☆☆☆

 

“为了省钱啊。” 其实雷霆也不是只有一个两个人不回去。肖时钦关上手机门口的方学才接水回去,在划过两条裂缝的屏幕上找到自己的倒影:“算了,还是磨磨战术吧­——本子全放妍琦那好了,先给她翻翻堂妹也不会介意。”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