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二党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日常更新全职小短篇
最近把魔爪伸向了网王
不定期掉落aph,yys相关


双花喻黄韩张周江等

【双花】早春花

生日快乐

————————

2018年2月24日,星期六。

常规赛第二十四轮【emm我自己算的,不要追究(//////)】,年后第一场比赛,百花客场对微草。风头正劲的百花即使是客场也从不少支持者——当然选手们不说不在意,一年半过去也没那么关注了——但是今天不同,一群呐喊“繁花血景无敌,百花所向披靡”的横幅中,飘着一条“张佳乐生日快乐”,让某人小小地感动了一把。

比赛的结果比较理想,6:4小比分获胜,赛后采访记者主要都奔着微草的新人队长王杰希去了,百花的几个人倒是早早地出了体育馆。

————

B市的早春不比K市,到了晚上就更冷一些,好在夜空还算晴朗,月光和灯光交织在一起倒也有些暖意。张佳乐往羽绒服里缩了缩,目光落在路边一排杨树纵横交错的树枝上,心生感慨道:“这么好的日子,怎么不开花呢?”

队友听了这话都没吭声,等着同行唯一的B市人来辩解。

孙哲平:“我不是想扫你兴啊张佳乐,你又不是不知道杨花开了什么样。”

张佳乐:“那迎春花呢?月季呢?哎呀开什么花不重要,重点是后半句。”

“怎么不开花?”

“哎呦我老了!糊涂了!前半句前半句。”

“哦你说今天是个好日子啊——怎么着,想干吗?”

“开工宴啊!”张佳乐搭上孙哲平的肩膀,“你小时候没有好奇过大人的开工宴吗?”

“有,但是我记得你去年也是这么说的。”孙哲平本来打算把张佳乐从身上扒下来,想了想觉得还是这样暖和,于是便放任他在自己身上趴着。

“靠,你今天为什么格外地喜欢吐槽?听说一八年开工宴和冠军更配不行吗,你队长一发话,大家就撸起袖子加油干,掀翻叶秋大魔王。”

孙哲平一听,乐了:“行,但是现在晚了,来我家吧,一样。”

这箱队友一片叫好,那箱张佳乐又有了新的问题:“你在B市有房子干吗还跟我们住酒店?”

孙哲平想了想,回答:“你们所有人都去住不下。”

“哦,是个小房子啊……比百花刚建立的时候还小吗?”

“……”

————

“你管这叫‘小房子’?”进门那一刻,张佳乐感到自己受了欺骗,他都开始担心他们六七个人怎么挤在十平米的小房子里了,结果孙哲平家两室一厅根本不小啊。【呃,我没有……常识,但是十九岁有更大的房子肯定很不合理了吧orzzz】

“想哪去了,我是说没有地方给咱们全队住而已——你们都随意啊,反正这是我家没别人。”

“等等!”

“张佳乐同学请你坐下。”

“不是,这里没别人我们吃什么啊?”

“我过年的时候住这里的,冰箱里也有点食材、哦你放心啊,不是半年不换的,我爸妈平时会把这边当成储存库定时拿走的。”

“……你不用这么急着解释的。”

正好这有个蛋糕,要不给你庆祝一下吧?”

————

一行人吃饱喝足后离开了孙哲平的公寓。回宾馆的路上,几个人三三两两走得不齐。张佳乐和孙哲平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

“你冰箱里的蛋糕是……?”

“是,我猜到你会提出开工饭了。”

“你有这么了解我呢啊?”

“哼,也不看看你搭档是谁——对了,我还没说。张佳乐,生日快乐。还有——”

“嗯?”

“你看,花开了。”

张佳乐顺着孙哲平指的方向回头望去,一点明黄色绽放在夜幕中。


END.

【喻黄】“来聊五毛钱”的索克萨尔为什么这么贵?

  • “来聊五毛钱”是那个世界观的某个社交软件,相当于付费陪聊
  • 文州G大学生,在那个软件上兼职赚外快的
  • 少天和文州是同级校友
  • 看标题很像论坛体,其实不是的(因为太麻烦了!)
  • Emm,没用过类似软件,所以流程都是我瞎编的。
  • 废话不多说啦,喻文州同学成年快乐!

 

“累死我了!”黄少天把笔记本一合,瘫在床上。

郑轩从上铺探头下来看了他一眼,又消失在床铺边缘。对面床两个头都不抬,继续联机打斗地主。

黄少天比对一下那两个和郑轩,毫不犹豫地踹了踹上铺的床板:“郑轩,干吗呢?小轩轩?轩哥!”

“听歌。”

“别听歌了听歌有什么好玩,来聊天吧,谈人生谈理想都可以。”

“唉,亚历山大。”

“压力山大?那正好啊,我给你疏导疏导,你是感情受挫还是学业遇到瓶颈啊?”

“都不是……你特别想聊天是吧?”

“也不是,就是挺无聊的。”

“你前几天帮忙做广告设计的那个软件我看挺好,就那个叫什么‘来聊五毛钱’的,专业陪聊,保准您满意。”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嫌烦直说。”

 

没几分钟,软件下载好了。

黄少天默默地给学校的网速点了个赞,迅速地点了进去——跳过、跳过、选人……哎,这个叫“索克萨尔”的怎么这么贵啊,别人一分钟五毛他一分钟一块。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选择时长——十分钟,付费成功。

索克萨尔:你好,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好你好。

                【我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讲.jpg】

索克萨尔:但说无妨^ ^

夜雨声烦:你不用回复表情包的!

                 就是……呃

                 为什么你比别人贵啊,我看别人都是一分钟五毛钱的。

索克萨尔:这个嘛

夜雨声烦:当然我也不是说你不好,就那么一问,你不要误会啊

索克萨尔:夜雨选我来聊天,就为了问这个吗?

夜雨声烦:反正聊什么不是聊啊

                  所以呢,难道你认识这软件的老板,他给你走了后门?

索克萨尔:确实认识,不过也不算走后门。

                  其实我们这里一分钟一块钱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只不过他们比较忙可能没在线或者已经在陪别人聊了

夜雨声烦:啊,那你们肯定有什么专长吧,比如产于自制表情包什么的

索克萨尔:那倒没有,我是学心理的,有的时候给人灌灌鸡汤,灌着灌着就涨工资了

夜雨声烦:这也行啊!

索克萨尔:可以啊。

                 我还有个同事,以“幸运E”著称的,他说不少回头客都跟他晒卡呢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他非到什么程度啊

索克萨尔:不好说,他打游戏其实挺厉害的

夜雨声烦:出名吗?

索克萨尔:那个“不用ssr的大神”

夜雨声烦:噢噢噢噢略有耳闻

                  所以其实不是倔强是真的没有???

索克萨尔:没问,我也不好总戳人家的伤心处嘛

夜雨声烦:哈哈哈可以说是肥肠体贴了

                 但是,这股扎心感是怎么回事?

索克萨尔:错觉^ ^

夜雨声烦:你这表情……总让我想起一个熟人

                  虽然颜文字不是什么有力的证据吧,但那个人也是学心理的,有的时候也悄默默给你灌鸡汤。什么“ST(我的名字),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xx中学的夏天”啊(我们高中同班),什么“真正的勇士从不挑食,包括秋葵”的,明明他自己对白斩鸡就有偏执的爱,为什么不许我对秋葵有偏执的恨呢?

索克萨尔:可是白斩鸡真的很好吃啊

夜雨声烦:可是秋葵也真的很难吃啊!!!

索克萨尔:多吃秋葵对身体好的

夜雨声烦:我知道秋葵壮阳,王不留行还治痛经呢——

                  看看你们这如出一辙的话,要不是我室友说你们都是专业陪聊我就要怀疑你们是同一个人了,别问我为什么,男人的直觉就是这么犀利

                   对,还有一点,就是你明明是金牌陪聊师手速却没有很快;就像他写作业明明很有把握却写的很慢一样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诶我都没注意,是不是已经过去八分钟了?我再去续点费?

索克萨尔:别了,明天早上有课,早点睡吧

夜雨声烦:不行,那也得聊完这十分钟再说!

                  不对,等等!

                   你怎么知道我早上有课,我说过吗

索克萨尔:^ ^

               【语音2s】

 

“我k!”黄少天的被子里发出了一声大喊。

郑轩摘了耳机探下头去,正好看见掀开被子的黄少天一脸古怪地瞪着他:“你不是说这里面都是专业陪聊吗?喻文州是怎么混进去的。”

“是么,我说过嘛,”郑轩缩回上铺删掉了手机里那个藏在某个文件夹深处的软件,“压力山大。”

 ————

 几个月后,郑轩一脸懵地在电影院偶遇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所以……你们两个怎么就搞到一起去了。”

“谈什么不是谈。”

“聊了这么多五毛钱,别的都谈过了,那就谈谈恋爱吧。”


END

【COCO/祖宗组】邀你共舞(一发完)

小甜饼
一个严肃的问题:Hector和Imelda从见面到订婚才花了半年,而且那年他们才十四五岁Σ(゚д゚lll)

————正文————

Hector可以回家的第一个亡灵节,也是Coco在这边第一个亡灵节,他们是一大家子一起回来的。

一家三口牵手走过万寿菊桥。在Migeul青l少年人独有的歌声中,Coco轻轻松开爸爸的手,挽着Julio看他们的儿女去了。Imelda掸了掸因为从花瓣上走过略显凌乱的紫色长裙,缓缓抬起头……瞪了Hector一眼,“你在想什么,傻笑半天了?”

“嗯,啊?”被骤然拔高的音量惊到,Hector终于回了神:“抱歉,被你迷住了。”

Imelda愣了一下,然后狐疑地盯着舞伴即使没有脸皮依然难以掩盖的灿烂笑容:“你——跟谁学的,这么油嘴滑舌?”

Hector下意识地摸了摸帽檐,那是他紧张时的惯有动作:“呃,Imelda,我是说,那个……”

“嗯?”Imelda放软语气。

“你可不可以跳支舞……”Hector卡了有一会,然后补充道,“和我一起。”

“……”

“可以嘛。”盯。

“……”

“你不介意的。”继续盯。

“……我很久没跳过舞了。”Imelda斟酌了一下,开口,“会踩到你。”

这次换成Hector惊奇了,他花了几秒钟消化Imelda的话,然后喜出望外地拥住她:“你答应了!”

Imelda叹口气回抱过去:“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答应了。”

————————

在很久很久以前,大概一个世纪左右吧,1915年的春天。那时候她还不认识Hector,只知道广场上有个每天蹦来跳去唱着歌的年轻人,唱着很多新奇又朗朗上口的歌。

“拜托你了帮个忙吧!好Imelda~就跳一首就好。”这是少女Imelda的朋友Carla在拜托她。

今晚镇上有个舞会,全镇的人无论老少都会参加,而她这位朋友因为某种原因不能来了:“今晚的舞伴是家里人介绍的,其实我也不怎么认识——哎,你也不用太认真,意思意思就行了。”

Imelda不着痕迹地退了一步:“好吧,如果不是你真的要去见你那个男友,我一定怀疑你这是在撮合我和谁。”

“你同意了!”Carla冲上来给她一个夸张的拥抱。

“嗯,同意了,”Imelda意味深长地笑起来,“玩得开心。”

“你也是。”

————

“……于是我就这么上了贼船。”

“贼、船Σ(゚д゚lll)你当时真的这么想吗?”

“骗你的啦,其实我想的是:这人脸红起来真可爱——是天生就这么红呢,还是被夕阳照红了呢?”

————

在好友交代的舞台西边第三棵树下,Imelda看到一个男孩正在等她。

“哎?你是……”

“初、初次见面,我是Hector,Hector·Rivera。”

“那个经常跑到那边台子上唱歌的就是你吧。唱的什么,好像以前从来没有听过?”

Hector攥紧了手里的吉他,有些自得又挺不好意思似的:“自己写的,听起来还不错吧。”

Imelda似是在回味那些歌一般哼了一小段:“很好听——等等,确认一下,你是在等今晚的舞伴吗?”

“呃,怎么说呢,这位……小姐?”

“Imelda。”

“好吧,抱歉Imelda,我其实是被抓来顶替你的舞伴的,他说……”Hector语塞。

————

一个小时前他来报名晚上的演出,被另一个平时一起唱歌的人拦下拉到这棵树下:“兄弟,晚上帮我跳个舞吧,有急事。”

“可是我还要唱歌呢。”

“我刚才问过登记员了,未成年不能报名的,你还是小孩子肯定唱不成啦。”

“为什么,亡灵节的演出都没有限制,今天只不过……”

“管它为什么,反正你就帮帮我吧。糟了,要迟到了!我先走了,谢啦兄弟!祝那个舞伴和你心意!”

Hector看着那位大哥一骑绝尘离去,欲哭无泪:我刚刚还是小孩子啊。

————

“就是这样,你没生气吧?”

Hector讲完后小心翼翼地去看Imelda的反应,出乎意料的,Imelda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甚至……还有点如释重负?

“太好了,你知道我刚才还在想要怎么解释我朋友的缺席呢。”

“哇,不会这么巧吧?”

“就是这么巧。如你所见,我也是替人来的。”Imelda耸耸肩膀。

“那我们现在干点什么?”

“……”

“你穿这条裙子真好看。”

“谢谢。”

“还有就是,我……Imelda。”

“嗯?”

“我可以有幸邀请你跳舞吗?”

“好啊。”

————

“小时候大家一起学跳舞,她们说遇到不喜欢的人一定要多踩几脚。”伴乐进行到第二段主歌的时候,Imelda突然说。

“哇哦,感觉好酷,”Hector赞叹一声,“是真的吗?”

“干吗突然这么开心?”

“这么好看的女孩不讨厌我,当然开心了。”

“我干嘛讨厌你?”Imelda用鞋尖顶了顶Hector的鞋,“嘿,别傻笑了!”

“You make me,Un Poco Loco~”

“这又是要表演的歌吗?”

“不,唱给你的。”

————————

“Say that I'm crazy and call me a fool.

But last night it seemed that I dreamed about you.

When I open my mouth, what came out was song.

And you know every word, and we all sing along.”

Miguel穿行于亡灵节欢乐的海洋中,唱着自己写的歌,弹着与Hector同样款式的吉他。吉他亮得可以清晰地映出对面的影像,一看便知是主人用心保护了的。

低头的一刻,Miguel仿佛看到了吉他上的映像:他的曾曾祖父和曾曾祖母拥在一起,跳舞、说话,然后……

“咳咳!”Miguel装作不舒服似的清清嗓子,在漫天烟火和满地花瓣之间把歌曲推向高潮:

To the melody played on the strings of our souls,

And a rhythm that battled us down to our bone,

Our love for each other will live on forever,

In every beat of my proud corazón.”

————END————

第一次看的时候在四分之一左右Coco说“是爸爸要回来了”的时候就泪崩了
二周目到最后Proud Corazón出来又憋不住了,觉得一定要写点什么平复一下,结果一拖就了一周
明天最后一天,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三周目啊

《大笑江湖》,博君一笑。

单身汪的第十六个七夕
明明平时都是cp脑,到了七夕反而……ಠ_ಠ

【双花】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孙哲平邀请张佳乐组战队的时候没想很多,他的词典在那一刻只有三个词:组队、比赛、冠军!

然而我们知道,做决定是一回事,与人相处起来又是另一回事。饶是后来被戏称为“天生一对”的双花组合也没能躲过一开始的“蛋疼期”。起先磨合技术的时候倒没什么反常,下了游戏之后他们就相顾无言起来。也不是没想过用聊吃的来打破沉默,如果没有引发甜咸大战的话应该会很顺利地建立革命友谊吧——一言以蔽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很尴尬吗?”孙哲平皱眉,回想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来。

一年前他满十八岁,本着重要的生日要重大地过的原则,百花老板在战队旁边的饭店订了包间给孙哲平庆生,吃完饭又让孙队长率领着全队去ktv玩了一宿。

第二天不训练,孙哲平难得睡到日上三竿,一睁眼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坐在书桌前头:“张佳乐?”

“哟,醒啦?”张佳乐回头,露出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来我这玩电脑啊。”

“嗯,快去洗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回来给你分享点东西。”

孙哲平套上拖鞋站起来,端了牙杯就往外走:“少看点少儿不宜。”

“我是这样的人吗?”张佳乐拍了拍桌子,“对了,我说你怎么不好奇成年人的娱乐方式呢。”

“有什么可好奇的,我原来认识那帮人初中就拉着我看过了。”

“哦……不瞒你说我也是。不过今天我们看blue movie。”

“就算换成英语也是小黄片啊。”孙哲平无奈,“那我先去把牙刷了再回来分享。”

“啊?等等,在网上随便搜一下bluemovie也不一定就是,看着!”张佳乐随手点开一段视频——

【不可描述部分】

“……”

孙哲平干咳几声,打破音响外的沉默:“张佳乐。”

张佳乐定定地盯着他:“我也没想到……给你刺激大了吧。”

“……你笔记本没电了。”shen/yin/sheng总算停了,孙哲平指着黑下去的屏幕说。

张佳乐如释重负地合上笔记本,开始转移话题:“中午吃什么,我们定外卖吧。”

“好,我要吃麦当劳儿童套餐。”孙哲平对上张佳乐怀疑的目光,略一思索补充道:“怀念一下未成年的感觉。”

“哦。”张佳乐思考了一下,决定加五块钱再给孙小朋友弄个玩具。

——这么想来,好像是挺尴尬的。

 

不过有了一个共同的黑历史两人就熟络了许多。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要知道尴尬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孙哲平哼着歌,回味起来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他原来还嘲笑张佳乐的歌单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的,没想到在耳濡目染之下自己也……

永远不要低估队友的影响力。

这是第一次全明星后一群职业选手相约ktv时孙哲平领悟到的,彼时他受邀和张佳乐合唱《有点甜》刚放下话筒。

魏琛拍着方世镜大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哲平。”方士谦笑倒在沙发上,手里还不忘录像。叶修默默地点了支烟。吴雪峰事后总结:“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当然后来两个人一起干的(坏)事多了,相顾无言的场合反而少了起来,尤其是张佳乐有自觉自己比孙哲平还大半年的时候——特指孙哲平生日。

百花作为上赛季的黑马,假期里自然是加班加点加倍训练的,于是孙哲平的十九岁生日就和去年一样在战队过了。
    上午的训练结束,张佳乐摘下耳麦捅捅孙哲平,神情异常兴奋:“大孙走啊,乐哥请你吃饭去!”
    孙哲平“啧”了一声:“我过生日你这么兴奋干吗。”

“因为只有这时候才能感受到我们是年下。”

“年下?”

“你比我小啊。”

“你真的知道年下是什么意思吗?”

“大概……?”

“好吧,吃什么?”

“世界上最好吃的白菜!”

“就是上次你点错菜那里啊。”

“No problem,我搞清楚了的。”

孙哲平盯着桌上冒着热气的两锅土豆:“那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个意外,你听我解释。”

“这不是言情小说标准台词吗?”

“言情小说有你这样的女主吗?”张佳乐找准一个机会呛回去,随后在两个玻璃杯里各自倒上一点饮料:“吃不了白菜就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土豆,咱干个杯?”

孙哲平瞬间爆发出拼酒的爽快劲:“干了!”

“最好的土豆,最好的队友,最好的战队!哈哈,感觉马上就要实现梦想了。”

“一起!”

两个端着柠檬汁傻笑的青年,画面和谐再无尴尬。

 

和张佳乐待在一起一年了,孙哲平的词典里依然是三个词:百花、繁花血景、冠军!

明年,会是百花的赛季吧。

——————END——————

 

19岁的大孙,联盟第一狂剑士。


【喻黄】表白墙

天天17岁生日快乐(〃'▽'〃)

 

真·崩坏了 

——————一个微妙世界的生贺——————

 

二十一世纪的校园里流行着一种文化:校园表白墙。这个墙当然不是平时走在街上就能看到的那种墙:笑话,青春期少男少女的小心思能随便贴在墙上嘛,那恐怕不被老师谈人生也得被同学八卦个两三年了。

表白墙说白了就是个qq账号,每天负责把同学们发来的心声发到空间,配上几句祝福的话甚至自己的恋爱心得。

蓝雨中学的表白墙比较有趣,因为它是隶属于学生会的“半官方”组织。账号是大二学长魏琛创建的,后来被学生会主席喻文州划给了宣传部管理,目前主要由高二的黄少天和郑轩负责。等这个暑假过去,负责人就转为新高二的宋晓。本来预备接班的于锋中考后去了百花中学,于是宋晓不在的时候就有新初三的徐景熙和新初二的李远帮忙。

 

夜雨声烦:说好了啊,这几天表白墙都给我登

枪淋弹雨:我没所谓的啊┑( ̄Д ̄)┍

枪淋弹雨:话说黄少你到底有多大的执念啊

夜雨声烦:这么些年了从来没有给我表白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嘛

枪淋弹雨:很奇怪吗

夜雨声烦:对啊,文州的表白信我都收到一打了,我们明明一直一起行动的,就算他有学生会主席加成人气差距也不该这么大吧

枪淋弹雨:……压力山大

枪淋弹雨:对了,预祝你生日快乐

夜雨声烦:不就明天吗,这都十一点多了?

枪淋弹雨:明天家里出去玩催我现在睡,怕忘了提前说

夜雨声烦:喂你敢不敢走点心,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可送了一整个麦O劳儿童套餐

枪淋弹雨:你需要的话我也给你订一个……?

夜雨声烦:不要,这期的玩具我不喜欢

 

黄少天心情颇好地哼着歌去厨房拿了一听橘子汽水。这是个有些尴尬的生日,前后都是有些特殊意义的年纪,17岁似乎没必要过得十分隆重——之所以通宵只是为了多玩会荣耀罢了(提到荣耀不得不说,这游戏真是太好玩了,开服将近四年热度丝毫不减反有增加的趋势)。

零点时分,公会里的术士走到他身边,头上升起了一个文字泡:生日快乐^ ^

“文州你也没睡?矮油卡点发生贺我很容易想歪的。”剑客凑到术士耳边道。

术士也开了耳麦,轻笑起来:“少天看下qq。”

“好。”剑客没了动静,看来是去拿手机了。

没一会儿剑客和术士相跟着下线了。

 

索克萨尔:【图片】x8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p图水平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和嘉世还是烟雨交流的时候吗?

索克萨尔:是我登了表白墙截的图

黄少天本来仰躺在沙发上,这会儿没拿住手机直接砸在鼻梁上:“靠!”手机的提示音还在响着。

索克萨尔:抱歉,但是听郑轩说你好像很期待告白

夜雨声烦:word马,这算是以权谋私吗会长大人

夜雨声烦:哎哎你别神遁啊,作为看完了同桌推荐的15本言情小说的好男人,我跟你讲你这样我绝对会误会你喜欢我的

索克萨尔:唉

夜雨声烦:就算你手速不行也不能只发一个字啊,我很方的!!!

索克萨尔:【莫方有我】

索克萨尔:少天

夜雨声烦:嗯?

索克萨尔:没误会,我确实喜欢你,是以在一起为目的的喜欢

喻文州盯着逐渐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心里难得有几分没底。他和黄少天不是一开始就走得近的,不过后来都在学生会又住得不远,一路磨合了解着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黄少天在他面前通常不设什么防备,性向啊喜欢的类型啊都有跟他讲过。喻文州也是有几分底气的,然而——

“这种时候告诉他会不会有些惊吓啊。‘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泡我’这样的?”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早知道这样,收到表白你的悄悄话我也应该直接不发了

夜雨声烦:还“祝早日追到男神”,我居然怂恿别人撬自己的墙角,一世英名啊啊啊啊

黄少天捂脸:太蠢了我,不对这应该是文州的锅吧,对,都是文州的锅!

索克萨尔:那少天的回答是?

夜雨声烦:直接网上说太敷衍了,我要当面说(´ε` )♡

夜雨声烦:对了,下午有时间打个情侣副本吗,那个奖励挺不错的

夜雨声烦:别推啊,我知道你练过女号

索克萨尔:嗯,我先去研究一下打法

 

白天郑轩收到来自学弟的信息。

灵魂语者:学长,关联账号那里表白墙老提示有新信息,不用登一下吗?

枪淋弹雨:没事放着吧,黄少天说留给他

灵魂语者:这样啊……

灵魂语者:可是空间里又有今天发过去的悄悄话(话说今天黄少生日应该不会收不到表白呀,我们年级也有喜欢他的呢

枪淋弹雨:放心你现在发一条喻文州的也不会有人发出来了_(:зゝ∠)_

枪淋弹雨:【然而郑轩已经看透了一切】

 

——————OOC的END——————

掉粉的时刻又一次来到了……die

纪念一下26天日更的终结

虽然并不是因为梦间集活动没打过………………ಠ_ಠ
嘛,上补习班了嘛,开学前就保持每周都有更新吧(◐‿◑)

【伞修伞】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下)

(上)  (中)

 

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通常是聊天的好机会。苏沐秋和叶修并排躺在床上。

苏沐秋捅了捅叶修:“喂,睡了?”

叶修舒了口气:“还没。”

“那天说的,你真没被人追过吗?”

“什么?”

“叶秋真比你受欢迎啊,那我还真想见见他。”

“行啊,回头给你引荐一下。”

“……我就随口一说,话说你现在回去不会被扣在家里吗?”

“会啊,所以我不敢回去嘛……以前我同桌给我说‘我喜欢的人身高和你差不多’,然后我就把这事告诉叶秋了。”

“哦,你就一点没觉得她喜欢的是你?女孩子一般都比较害羞吧……?”

“唉那时候我不懂嘛,而且分走了叶秋的注意力我才好拿了他的行李跑出来的。”

“不愧是坑弟狂魔。”

“那就是吧。而且……”

“嗯?你这吞吞吐吐的样子好罕见啊哈哈。”

“而且我那个同桌并不是什么女孩子……”

“哦,是同性恋吗?”

“嗯。”

“你不反感?”

“为什么反感?”

“……说的也是,你困了吗?”

“有一点,我要睡了。”

“好吧,晚安。”

“嗯。”

 

↑很有高中宿舍里夜谈的感觉吧,不过他们像这样一起追忆往昔的时候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在苏沐秋“明年我一定要比你多杀几个boss”或是“去刷xxxx,我要副本奖励”的宣言和叶修“敷衍”的应答中度过的。

“叶修你听说没有,荣耀这几天又要大更新了,第二区也要开放了是不是?”

最近苏沐秋的各项工作都比较顺,却邪在当前等级下逐渐臻于完美,针对大热的散人玩法制作的千机伞也有了蓝图,只等着更新完继续刷材料将之完成了;至于赚钱方面,虽然代打还暂时没有时间做,不过攻略却有不少时间可以用来研究,实用的攻略加上“一叶之秋”的名号卖个好价钱不成问题。

 

2015年2月,除夕夜,H市嘉世网吧。

人已经陆陆续续走了,网吧显得稍有些冷清。

“走,今天我请客!”苏沐秋拍着胸前装着几张纸币的口袋说。

苏沐橙无条件支持:“好啊好啊,我们吃什么?”

 “方便面。”叶修抬头。

这个提议无疑遭到了请客者的反对:“滚,至于这么寒酸吗?”

“呦,讨论什么呢这么热烈?”三人回头,发现来的是网管崔立。

“哥哥正说要去吃饭呢。”苏沐橙笑着。

崔立看着三人有要走的架势,连忙绕过去拦下来:“陶哥的意思,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个饭?”

叶修耸肩,征求意见似的看向苏沐秋。

“不麻烦吗?”苏沐秋看起来有些迟疑。

“没关系的,今年陶哥有点事先不回家,我也没买到回家的火车票,正愁就我俩过年没意思呢。一会儿我去对面买点成菜,你们就在这先歇一会吧。”崔立也很清楚面前这些少年的情况,很体谅地说,“对了,想再上会网可以随便上啊,老板给的特批。”

 

回去的路上苏沐橙很高兴地蹦蹦跳跳,一会儿指着树上的彩灯说好看,一会儿又指着天上的烟花让哥哥们看。

苏沐秋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歉意:“抱歉啊,一直沉迷游戏忘了要放炮了。沐橙想不想买一点?”

“嗯?”苏沐橙仰起头,夜幕中有各色的烟花绽开,“不用了哟,刚才在游戏里已经放过了嘛。”

“嗯?你是说……”

“对啊,刚才叶修带我玩了弹药专家呢,但是果然我还是觉得枪炮师比较帅气。”

“啊,”苏沐秋揉揉苏沐橙的头发,转而把视线投向叶修,“谢啦。”

“谢什么。”叶修看他一眼,继而又望向漫天花火。

“真好啊……”苏沐橙悄悄向手心里呵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大年三十那天晚上陶轩已经把组建战队之意表达得比较明显了,接下来的事情理应十分顺利。叶修只管把工资等事一并甩给苏沐秋:“跟你一样就行。”

苏沐秋一听,乐了:“那怎么行,好歹你也是个队长,就算是陶哥也得敲上一笔嘛。”

然而,好事多磨。

大更新过后各职业等级上限都有提升,也就是说苏沐秋研究出的散人打法和千机伞都不能用了。

“……”叶修几次张口,都以不知说些什么好而告终了。

“哥哥他,没事吧。”饶是苏沐橙对荣耀涉猎尚浅,也知道苏沐秋对“散人”倾注的心血。

“唉,相信他吧,你哥可是很强的。”

当天晚上,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叶修起床,苏沐秋已经坐在家里那台配置较好的电脑前开始忙活了。

“帮我保存一下吧。”

叶修伸手,接住了一张账号卡:“这是?”

“君莫笑,一级初始卡,我把千机伞放里面了。”

“那你现在不要紧吧?”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苏沐秋说完这句话,又觉得仿佛太轻巧了似的,特意回去凹了个潇洒的造型。

“不用特意凹造型吧,这样让人完全不想同情你啊——”叶修说着扬了扬手中的账号卡,“不想回忆起散人了所以才给我了?”

“……你才是不用特意提起吧!”

“你原来不是想用散人打职业联赛吗,接下来怎么办?”

“emm,建个枪炮的号吧。”

“秋木苏不也挺好,名字还有你的特色。”

“跟你的一叶之秋比起来技能点有点少。还有不要提起名,一提就难受,到底谁才是沐橙她亲哥啊。”

“哈哈。”叶修知道他这是还惦记着刚开服的事,不禁笑起来。

苏沐秋不理会这一点笑声,反而向叶修招了招手:“你看我捏的像不像沐橙。”

“沐、雨、橙、风?”

“怎么样,这名字走心吧?”

“你要玩女号啊,我现在就可以想象论坛里的场面了。”

“嘘——小点声,这是给沐橙的惊喜。”

“好好,惊喜惊喜,我知道了。账号卡就先给你收着吧,您慢慢练级。”

 

练级的时间是过得很快的,沐雨橙风从西部荒漠满级毕业的时候,职业联盟第一赛季开赛前的暑假也来到了。

今天在嘉世网吧见到了最后一名前来报道的气功师气冲云水——吴雪峰。这人年龄比他们大些,坐在那里挺斯文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没什么架子,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这位是叶秋,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这位是苏沐秋,枪炮师沐雨橙风。”见两人来到网吧,崔立连忙起身为软椅上的人介绍。

软椅上的人也相跟着起立,分别和叶修、苏沐秋握过手来:“吴雪峰,气功师气冲云水。幸会幸会。”

等到吃接风饭的时候,几人已经比较熟络了。

吴雪峰感慨:“这么说来,小队长和沐秋还真是有缘分啊。”

苏沐秋和叶修面面相觑,半晌后才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叶秋”和“苏沐秋”的“秋”字。

“呃,咳咳。”叶修干咳几声,他几乎忘了自己是偷拿弟弟身份证离家出走的了。

苏沐秋看他一阵尴尬,只好无奈地帮忙打圆场:“是啊,好巧好巧。”奈何打完圆场气氛更加诡异了。

晚上被叫来聚餐的苏沐橙踏进店门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哎,空调温度还是太高了吗?”

叶修瞄了一眼遥控板上的温度:“还好啊,沐橙你刚从外面进来所以才觉得热吧。”

“这样啊……”苏沐橙不解地摸摸自己的脸颊:这样的话,他们在脸红什么呢?

“咳,”坐在主位的陶轩清清嗓子,示意这顿接风宴正式开始,“那么我们嘉世战队的人就到齐了。方才雪峰提到缘分,我想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坐在这里的都是有缘人嘛,往后大家都是战友也不要太拘束,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这个老板提。荣耀联赛这是第一年,我们要同舟共济,那我就先在这里祝嘉世旗开得胜、取得冠军!”

“干杯!”

嘉王朝的序曲正式奏响。

苏沐橙端着大瓶果粒橙四处为这些选手们续杯。

真好啊,她微笑地注视着抢菜时叶修和自家哥哥不时碰在一起的两双筷子,笑意在眼底蔓延开来。

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真好啊,这种感觉是幸福吧。

 

気付いていたのに 何も知らないふり

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

——————END——————


陶轩为什么和第八赛季不一样,第一赛季还没有那么多商机,他也是保持着一个对荣耀热爱的心的吧❤

【伞修伞】心虽有所觉,但亦作不解(中)

(上)

 

第二天苏沐秋还是跑去菜场捡菜叶了。叶修摇头,无可奈何地也跟着他去了。

“我说你何苦来,没钱可以管我借嘛,客气什么。”蹲在地上择菜的时候叶修忍不住吐槽道。

“谁跟你客气,租房啊水电费啊都交完了你还有钱?还有嘉世那边也不能天天白蹭网吧,离家出走的小孩你跟我谈这个。”苏沐秋手里动作飞快,并不理会叶修的提议,“赶紧的趁着没人咱快溜。”

“反正陶轩以后还得付你工资┑( ̄Д ̄)┍”

“那也是战队组起来之后了。还有啊,沐橙马上初三了,明年就不是义务制教育了学费也要提前省好了。”

“那倒是,”叶修拨了拨略长的刘海,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也别太小看沐橙,她最近在学校里开展了有偿代写情书业务来着,别的不说补你这几根菜还是可以的。”

“等等,什么叫代写情书?”苏沐秋花了几秒钟理解叶修的意思,“你怎么知道的,她跟你说了?”

“是啊,”叶修很自然地接话,然后漫不经心地提起,“还问我以前有没有什么经验呢。”

苏沐秋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那你有吗?”

“呼……你觉得呢?”

“……”

“怎么可能,虽然是我比较强但是她们看起来更喜欢那个笨蛋多一点呢。”

“等一下,那个笨蛋不会是……”

“对啊,就是叶秋。”

“这样说自己弟弟真的好吗?”

“啊算了,毕竟你也算是半个妹控吧。”

“那是,沐橙世界第一可爱!”

叶修看苏沐秋一副拿了天下第一的表情,脱口而出:“那我呢?”

苏沐秋默默地翻白眼:“呵呵,嘲讽第一没跑了。”

 

回家的电梯里碰上苏沐橙。苏沐橙眨眨眼,笑:“又是休息眼睛啊。”

“嗯,你哥刚才打boss又没打出最后一击,陪他出来散心的。”叶修接地无比顺溜。

苏沐秋瞪了一眼,碍于叶修说的基本是事实也无法反驳,只好转移话题:“我们今天买了排骨哦,你想吃红烧的还是糖醋的?”

“诶?”苏沐橙惊,一时间想不起来为什么哥哥要做这么一顿好的,“随便啦,哥哥做的都好吃。嗯……今天是什么日子吗?”说完,她把视线转向叶修寻求帮助。叶修却不回应,转而看向苏沐秋。

“为了庆祝你的第一桶金!”苏沐秋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啊!叶修你告密。”苏沐橙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片刻,把书包正到身前来取出两双手套,“这样就没有惊喜了嘛。”

“怎么会,”苏沐秋抬手抚上妹妹头顶,“哥哥现在也很惊喜啊。”

叶修微笑着看了兄妹俩半晌,突然发现一件事:“虽然打扰你们好像不太好,但是——我们是不是一直忘了按楼层了?”

“真的啊……”

“怪不得一直没到。”

 

——

 

    旭日东升,依旧是冬日的一天,两个盯着黑眼圈的少年带着红红蓝蓝的手套在嘉世网吧门口那条街上快步前行。

“有没有觉得自从沐橙送了这双手套之后咱们回头率高了很多。”

“她从小品味就好,自己的回头率也超高的。”

“不一样的,她是因为好看,咱们嘛,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腐文化’。”

“沐橙讲过啊,不会吧……?”

“很有可能。”

……

“就是说咱们是cp嘛。”苏沐秋一拍大腿,如是总结道。

叶修点头,又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你看起来好像还挺高兴的?”

“有吗?”苏沐秋看起来有一瞬间的茫然,不过茫然转瞬即逝,“现在的小姑娘很有创新精神嘛!”

“重点错。”

“反正咱们本来就是搭档。”

“对,臭名远扬。”

“臭名远扬的是你吧。”

“那在一线峡谷打我的旗号组队的人是谁?”

“打你旗号又不花钱,再说了最后奖励的材料还不是给你做却邪去了。”

“啊,说起来——”

“什么?”

“凑cp的话咱俩得分个攻受吧?”

“分什么分,纯1和纯0都很少的吧。

“嗯。”

“不过‘腐文化’里的话确实应该分一下呢,我记得好多女孩子都是不可逆也不吃互攻的吧。”

“哦。”

“出什么神呢听到我说话了没有!”苏沐秋在叶修肩膀上拍了两下:“喂,回魂了回魂了。”

“听到了,互攻,你很懂嘛。”叶修说着,拍掉了苏沐秋搭在自己肩上的爪子:1、0、0.5……他知道的挺不少了。“去超市吗,方便面没了吧。”

“好,今天吃香菇炖鸡还是红烧牛肉呢?”

“我要香菇炖鸡吧。”

“太好了,促销买一送一。”

“不是要过期的吧。”

“怕什么,吃坏了也是我也和你一起啊。”

“……这种假设还是算了吧。”

 

——————TBC——————

又收不了尾了,只好再写一更o_O(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