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三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喻黄】说你爱我·初始版

01 02 03 04 05 06 初始版

【其实……这篇文本来就是个小甜饼,后来为什么变成了12345…我也不知道。】
【那边华丽丽地卡住了,为了维护日更梦想,把两个月前的小短篇放出来好了】
【时间设定是第八赛季冬,少天帮叶修刷记录那次】

黄少天从兴欣网吧出来的时候,突然打了个寒颤。
“哎卧槽,不会是被人认出来了吧。”这样想着,他环顾四周,发现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确实是鲜少有人有闲情逸致在大街上游荡的。打消了被人认出来的顾虑之后,他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胸前的口袋里手机还是在不停地震动着。
黄少天有些不耐烦地掏出手机,小声嘀咕道:“这么晚了,谁呀不睡觉也不知道烦,万一我已经睡了呢?要是他把我吵醒了第二天我训练迟到了他……”
腹诽在看到来电人名字的那一刻终止了,黄少天手一抖,按下了接听,又反应飞快地把手机挪至耳边,不等那边的人说话就抢先开口,不带酝酿地开始倒豆子:“队队队队长啊,今晚天气不错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先挂了哈哈。”
“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听起来平淡极了。
“啊……队长你怎么还没睡啊,这都十二点多了吧;说起来今天星星好像挺多的,弄得我都不想睡觉出来欣赏夜景了。不过H市太冷了还是咱们G市好,冬天没有暖气也不嫌冷还有叉烧包奶黄包水晶虾饺豉汁凤爪鸡蛋腊肠菠萝包老婆饼蛋挞烧卖炒河粉……”
“呵呵,”喻文州习以为常地从黄少天换气的地方切入,成功打断了他的报菜名并投下一枚炸弹,“说你爱我。”
“!??”
“少天,你得说你爱我,不然我就不睡觉。”
“……”
“嗯?”
“我刚才百度了一下,‘水瓶座男生,内里是个错综复杂的人,如同一本厚实的字典让人难以读懂。热情率直且乐于助人的水瓶男,有时候却会表现出不近人情的冷漠一面。’”——天哪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我不会是被那个天天“狮子座”的包子入侵传染了吧。
虽然不知所云,但黄少天还是朗声继续照着那个粉红色的星座分析网页读了下去:“‘你们从来不受约束,只管走着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崇尚自由的水瓶男,极具个性且富有魅力,徘徊在矛盾和悖论的边缘’。所以你最近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
“呵,所以呢?”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点点点喜欢你,不过队长你突然问这个、你好像并没有问我喜不喜欢你就让我说‘爱你’啊,虽然我、呃,说这个也没什么问题周泽楷拍广告都说过不知道多少遍了,但是大半夜的说这么肉麻的台词……”黄少天迅速地瞄了眼周围,用围巾把嘴和手机全裹进去,“文州,我爱你。”
 
 
后来的某一天,春易老来找喻文州,讨论君莫笑的事。春易老走后,喻文州叫住黄少天,和他一起进了房间:“上次和嘉世比赛,晚上你好像有出去?”
“咦,有这回事吗?那一天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
“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没吱声。
“时间和那个副本记录时间很吻合,那队里那个剑客流木,就是你吧?”喻文州说。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
“呵呵……”喻文州笑了笑,对于黄少天的装傻打岔也不去说什么,只是接着道:“叶秋的那把散人武器到底是个什么名堂?”
一番学术性的严肃讨论过后,两人终于描绘出一张“叶秋”散人之路的蓝图。
“散人吗……”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
一般来讲,黄少天是从不打断思考中的喻文州的,这次例外。在喻文州若有所思的第十分钟,黄少天终于忍不住开了口:“队长,你之前真没发现?”
这般突然发问饶是喻文州也没能反应过来:“发现什么?”
“我去帮叶秋打副本啊,那天晚上你还给我打电话。你知道你说什么了吗?”
“嗯?我说什么了?”
“你真不记得了吗?确定不是在坑我吧。”
“确定。”
“你说、你说……哎呀这话太羞耻了我说不出来!”黄少天愤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文州你就是来耍我的吧。”
“少天,”喻文州的语气里有几分无奈,“真不记得了,我说了什么啊?”
“‘你得说你爱我,不然我就不睡觉’——你的原话。说你那天吃错什么药了!”
“……复盘以后睡不着,吃了一片安眠药。”
“哦,那你以后不许吃这种药了。”黄少天难得见喻文州这么老实和盘托出的样子,瞬间也没脾气了,只是还不忘威胁一句,“幸好你是落在本剑圣手里,要不然的话你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喻文州叹一口气,笑:“唉,是啊,谢谢黄大侠不黑之恩。虽然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不过说那话是无心的,电话打给你恐怕是故意的。”
“……”
喻文州放下手中把玩的笔筒,正色道:“少天,我得说‘我爱你’,希望你能睡个好觉。”
黄少天盯着说完话丝毫没有起身意思的喻文州愣了片刻,随后闭眼思索了一番:“你可真是太狡猾了,吃准了我也会说‘我爱你’,还拿不睡觉来威胁我。”
喻文州笑而不语,最终还是黄少天先打破了沉默。
“又被你猜对了,为了让你安心睡觉,我也爱你。”

——————End——————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