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三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双花】摘下星星送给你(下)

——————接上文——————

Y省的星星又大又亮,B市来的小少年孙哲平饶是已经不是初次观赏,也还是忍不住赞叹了两句。

还在上初中的时候他们学校组织过一次在云南的科考旅行,其中有一天晚上的行程就是在天文台观星。不过那时候同学们都不好好听讲师讲,他也不大感兴趣,于是也没认真看过就是了。现在看来,当时没有好好观测还真是有点可惜。

“Bong——”张佳乐右手比出枪的形状,对准了夏季星空西北部的一颗亮星。

“那是什么星?”孙哲平这时才觉得“书到用时方恨少”。

张佳乐把右手收回来,食指抵在唇上摆了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徐徐吐出一口气后方才作答:“织女星啊,如果她愿意来做你的生日礼物的话25年多一点之后你就能收到她了。”

“啊哈哈,那还真是‘光速’前来了。”孙哲平掏出手机,用上准职业选手的手速把偷拍到的张佳乐表情包存到本地。

张佳乐没看见似的继续在夜幕里指指点点:“看到银河了没有,以前我同桌是天文社社长,社里活动人不够了就半夜拉着我出来,冬天里就算是K市也很冷的嘛,第二天上课各种不在状态,回学校老班又草了我们一台。”

“卧槽,”孙哲平瞪圆了眼,仿佛正在消化张佳乐的话,“你们、平时、都这么彪悍的吗?”

“可是我们每次都乖乖地被草了啊,‘彪悍’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

“说起来,好像每次配合出问题都是我被你草,难道不是你们帝都人民比较……!啊,你不会不知道‘草’什么意思吧。”

“你觉得我像是知道吗?”

“呃……这个‘草’其实就是‘骂’的意思,别想歪啊,‘我草了你一顿’就是我把你骂了一顿的意思。”

“那以后还是我草你吧。”

“为什么?”

“你去论坛看看网游里我们的cp粉是怎么说的,别告诉我你不懂,网瘾少年没逛过论坛说出来我是不信的。”

“哈哈,咳,不说这个了赶紧下去吧,你要想看明天我们再来啊——对了,要是我明年又忘了给你准备礼物怎么办?能不能先用牵牛星抵债啊。”

“哼,别cos王母娘娘了,还是拿你的冠军戒指来抵债吧,”中二地举起手,让月光从指缝间射下,然后又缓缓地收成拳头,“一年不行,两年、三年……总有一天冠军会属于百花。”

“嗯。”张佳乐点头,瞬间一股热流涌向眼角。

孙哲平收回手隔着裤兜抚摸了一下名为“落花狼藉”的账号卡,转而看见凝视着他泫然欲泣的张佳乐:“哎不是,我这壮志豪情呢,你怎么还哭了?”

“不是,”张佳乐一手捂脸另一手指指背后紧闭的铁门,“我没有,是天、天台的门好像被锁上了。”

……

 

一年后。

以黑马之势强势进入四强的百花战队的双核并肩走在阳光照耀下的马路上。

“行了,说好了一人一段的,快给我。”孙哲平向张佳乐伸出手,张佳乐顺势把装着一整个西瓜的塑料袋递过去。

“看起来好像两只弱鸡啊哈哈哈,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张佳乐突然发笑。孙哲平不动声色地把西瓜往上提了提,也跟着笑起来。

“大孙,你快过生日了吧。”

“哪儿啊,还有一个月呢。”

“那就是很快了,你想去哪?KTV还是火锅店?”

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孙哲平这样想。“无所谓,我只有两个要求。”

“什么要求?”

“门卫关门之前回去,翻墙翻一年了咱得好好从正门走一回。还有,不去天台。”

“哎呀放心,不会那么倒霉的啦,在K市……”

“放什么心啊,相信了你的运气才更不能放心好吧。”

“我运气怎么不好了?我小时候喝冰红茶还连着中奖呢!”

“结果因为喝太多了在床上躺了三天你怎么不说?”

“?!你怎么知道的?”

“你有个小学同学正好是我粉丝。”

“……真是猪队友。”

“注意我才是你队友好吗?还有你看你刚才拍西瓜都能把瓜拍裂,结果只好多买了3/4个瓜,之前吃方便面也是从我这里借的半包调料——你知道粉丝怎么说的吗,说你这辈子的运气大概就是用来遇见我了。”

“你天天关注我的粉丝干什么?还有,这不正经的腔调是和叶修学的还是和方士谦学的?”

“这还用学?当然是自带的了。你脸红什么,不会真是粉随正主吧。”

“你怎么今天话这么多,走了走了回去复盘了。”

“好,走。”

两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并肩走在人行横道上,不时侧耳、转身、交接手里的重物。

是了,这是百花第二赛季的夏天。

——————END · 碎碎念的分界线——————

上下两章字数完全不对等啊,都怪我昨天偷懒写太少orz

本来想强行上中下……嘛,还是算了

感谢能读到这里的人【比心】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