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三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喻黄】假正经

可能跟之前这篇有关系☞双花·假文艺,不过不看应该也没所谓┑( ̄Д  ̄)┍
开头的时间设定是世邀赛后喻黄进入了心照不宣的暧昧期(嘛虽然一直都是老夫老妻式了)
其实……这篇的喻……可能不是一般的欧欧西otz

01
蓝雨的粉丝对他们这位“手残”队长向来是不乏赞美的,一来喻文州的职业素令人佩服,毕竟战队战绩摆在那里,不服不行;二来翩翩君子温文尔雅的形象确实能够走到很多少年少女的青睐;三来……在他们剑圣大大的“花式吹喻”下,即使原先是黄少天唯粉的也多少能张口说出些类似于“喻队运筹帷幄、掌控局势”的话来。
于是喻文州的人气水涨船高,虽然在全明星投票中体现尚不明显,但在联盟近几年来搞事用的“最想嫁男选手排行”中始终占据榜首。
黄少天对此表示愤愤不平:难道现在这世道像我这么英俊潇洒机智帅气活力四射的好男人都不受欢迎了吗???
喻文州只望着他抿着嘴笑,顺手要关网页。黄少天倒是眼疾手快地按住他握住鼠标的那只手,把界面向下拖:“等一下!我要看底下的评论。”
“坐下看吧。”喻文州从善如流地站起身,端着水杯出了门。

02
苏,特能苏,喻文苏。
黄少天一次get了三个意义不明的词,本着百度不靠谱的想法,拍响了隔壁肯定在宿舍的资深宅男郑轩的门。
“开门呐开门呐,郑轩?郑轩,小轩轩?轩哥!”
郑轩一脸冷漠地打开门,把黄少天放进屋:“黄少你有什么事?”
“呃……有个问题,”黄少天毫不见外地坐在屋里唯一一张椅子上,“你知道‘苏’是什么意思吗?”
郑轩也不计较黄少天的不客气,歪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从早上没叠的被子里抬起头来:“我上学的时候好像听班里的女生说过‘玛丽苏’……有粉丝写和你谈俩爱的玛丽苏文了?”
“呸,我有那闲工夫看小学生写文吗?是队长被说‘苏’了,好像还是在夸他?”
“呼……”郑轩像是松了口气似的,又软软地趴回被子里了:“确实队长比你更像男主。”
“卧槽,你是在讽刺我吗?要知道,像你这样的如果在微草是要……”黄少天说着便要蹦起来。
“是要被拉出去扫地的,亚历山大。”
“好吧好吧你怎么都知道了,那‘苏’到底什么意思啊别藏手机我知道你刚才查过了。”
“可能是说他看起来很正经……?要不黄少你自己查吧,我先打会love live。”
“……知道你是LLer了,下一个。”黄少天无语,退出了郑轩的房间。

03
“苏”是正经的意思吗?黄少天对此表示怀疑,如果是这样的话张新杰造就人气爆表了吧!当然现在也不低就是了。
然而喻文州——
倒不是说喻文州不正经,相反,身为喻吹头子黄少天怎么也不可能给喻文州扣这么一个帽子——但是作为古灵精怪的水瓶座的代表,虽然粉丝经常感慨他和兴欣那个电波系包子生日差的那一天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不可否认喻文州的脑回路终究还是充满了水瓶座的气息。
简而言之,他有他任性的一面。

04
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被人调侃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在第六赛季,不,或许更早,小粉红论坛上就已经建起了八卦他们的CP楼。
然而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被粉丝po上去的那些事。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喝了点酒。黄少天凭借他初中逃课练出来的一瓶啤酒的酒量竟然成了饭桌上唯而清醒的人和经理大眼瞪小眼。联系过战队保安帮忙把这帮不省人事的人送回去之后,黄少天感觉自己的队服下摆被拽住了。
黄少天向斜后方看,只见喻文州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扶住他的肩膀。
“少天。”
“嗯,怎么了队长?”
“……”喻文州不说话了,眯着眼打量了黄少天一会儿,看起来像是在酝酿什么大招。

05
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黄少天觉得架着喻文州去散个步解酒。
“哎队长啊你平时看起来挺瘦的啊怎么喝醉以后也这么沉,哦对了听说人喝醉了就完全放松都会很沉的,既然这样要不你也别听经理他们的了,反正都是一样会沉保持体形有什么用呢?又不是轮回那个小队长。啊呀不要担心掉粉嘛反正我肯定不会对你脱粉的……”
喻文州小幅度地皱眉,恍然间看见自己上学时常去的冰激凌店。
“少天,只有草莓冰激凌才配得上你的盛世美颜。”
“???”黄少天把耳朵凑到喻文州嘴边,正好听到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颇为担心地摸摸喻文州的脑门,“队长!队长你不会被酒精烧糊涂了吧队长?!我错了队长,我以后再不让他们灌你酒了,你醒醒啊。”
“……听起来好像我是晨间剧男主然后被车撞了啊,少天最近看了这方面的书吗?”
“没有是没有啦……”
喻文州凝望远方,半晌说出一句话来:“你放心。”
“我怎么不放心了?——哎你别睡啊,你现在睡了我难道要抱你回去吗虽然我知道公主抱确实非常有男友力啊但是——啊啊啊啊不不不队长你真的不用给我买草莓冰激凌!嗯呃?我喜欢蓝莓的!歪,经理吗?救命!!!”

06
经理挂了电话,叹气:知道蓝雨为什么没有牧师吗,学医救不了全蓝雨。

07
不出所料喻文州果然喝断片了,扶额想了五分钟,直到黄少天录的缺氧闹铃响起来。
“少天,昨天晚上我没说什么奇怪的吧?”去食堂的路上,喻文州和端着牙杯洗漱回来的黄少天撞上,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大家都是职业选手,酒量在这摆着呢,喝醉了也不丢人……就怕自己酒量不好把他吓着了。
黄少天神情古怪地思考了一会儿,斟酌着说:“草莓冰激凌……确实挺好吃的。”一点也不像黄少天的风格。
“少天都不像少天了,果然是我做了奇怪的事吧。”
“没没没没有啊,你就是,非要拉着我去吃冰激凌而已,说什么小时候没人陪你去啊但是你一直有一个这样的梦想之类的。”
“这样啊,那我们去了吗?”
“没有啊,我和经理一起把你拉回来的。”
“那我们再去吃一次吧?”

08
后来那家店成了蓝雨双核赛后请相熟的选手吃甜点的地方。王杰希有幸去过几次。
“这里空调不错。”王杰希往高脚凳上一坐,撩了撩自己的刘海,“我要草莓冰沙。”
“嘿王大眼你想吃自己点嘛,别说什么因为懒所以不想自己点,你知道嘛像你这样的在微草……”
“我就是微草的。”王杰希把头转向喻文州,委婉地表示不想理黄少天。
喻文州笑,接过话头:“王队也喜欢草莓冰沙?”
“也……不我是看到草莓冰沙是第一项才点的。”
“这样么,还以为遇到了同好呢。”
“队长你为什么总是想在吃上找同好啊,为了营造反差萌吗?哎对了你们知道上次楚云秀跟我说什么嘛,她说张新杰吃米线要放十分之七勺醋,我跟张佳乐证实过了居然这事是真的。既然你们都对吃感兴趣说不定能成同好呢?”
“emm,可是他不爱吃白斩鸡。”
“不爱吃就不爱吃咯,我也不爱吃秋葵啊……”
王杰希很想问秋葵和白斩鸡都是什么梗,然而视线在一左一右两张脸之间扫了扫之后,他决定跳下椅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09
然后黄少天退役当了网络写手。郑轩也在同年退了役。喻文州比他们多打了两年之后也退了下来,被冯宪君当作继承人挖进了联盟总部。
卢瀚文在他十八岁那年接过蓝雨队长的重担,待回过神来之后朋友圈里黄少天晒的他和喻文州苏黎世寻旧之旅的照片已经刷屏好几天了。
“咦,黄少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
“别问我啊我也不知道,好像莫名其妙的又被喻文州套路了!”
“什么鬼……”
“你想像一下,假如刘小别半夜打电话说’说你爱我,你不说我就不睡觉’你会怎么样?”
“不会的吧,刘小别前辈会这么任性吗……好奇怪啊但是只能说?”
“怎么不会,你看喻文州像这么任性的人吗?”
“……wodema,好的黄少,不打扰了黄少。”
“嘿你别挂啊我还没吐槽呢,喂喂喂好歹我在媒体面前说了你这么多好话呢,不就是撒个狗粮嘛反正你迟早也不是单身狗的!”

10
“哈哈,文州你终于不是想嫁傍第一位啦!”黄少天拍着电脑桌,一回头看见喻文州手里端的一碗草莓,“哎草莓给我吃一口。”
“啊——”喻文州捻起一颗大的塞到黄少天嘴里,手指有意无意擦过他的嘴唇,“那在少天的榜上我还是第一位吗?”
“还用问吗,虽然我并不能感受到粉丝说的’特能苏’,反而经常吐槽你是假正经吧,”黄少天站起身,手搭上喻文州肩膀,然后滑向腰间,被喻文州捉住,“不过我这榜上一直只有你一位你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的。”

——————莫名其妙的END——————

突然发现自己对于收尾非常苦手……看来还是得多看看书了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