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三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喻黄】“来聊五毛钱”的索克萨尔为什么这么贵?

  • “来聊五毛钱”是那个世界观的某个社交软件,相当于付费陪聊
  • 文州G大学生,在那个软件上兼职赚外快的
  • 少天和文州是同级校友
  • 看标题很像论坛体,其实不是的(因为太麻烦了!)
  • Emm,没用过类似软件,所以流程都是我瞎编的。
  • 废话不多说啦,喻文州同学成年快乐!

 

“累死我了!”黄少天把笔记本一合,瘫在床上。

郑轩从上铺探头下来看了他一眼,又消失在床铺边缘。对面床两个头都不抬,继续联机打斗地主。

黄少天比对一下那两个和郑轩,毫不犹豫地踹了踹上铺的床板:“郑轩,干吗呢?小轩轩?轩哥!”

“听歌。”

“别听歌了听歌有什么好玩,来聊天吧,谈人生谈理想都可以。”

“唉,亚历山大。”

“压力山大?那正好啊,我给你疏导疏导,你是感情受挫还是学业遇到瓶颈啊?”

“都不是……你特别想聊天是吧?”

“也不是,就是挺无聊的。”

“你前几天帮忙做广告设计的那个软件我看挺好,就那个叫什么‘来聊五毛钱’的,专业陪聊,保准您满意。”

“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嫌烦直说。”

 

没几分钟,软件下载好了。

黄少天默默地给学校的网速点了个赞,迅速地点了进去——跳过、跳过、选人……哎,这个叫“索克萨尔”的怎么这么贵啊,别人一分钟五毛他一分钟一块。

很好,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力。

选择时长——十分钟,付费成功。

索克萨尔:你好,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你好你好。

                【我有个问题不知当不当讲.jpg】

索克萨尔:但说无妨^ ^

夜雨声烦:你不用回复表情包的!

                 就是……呃

                 为什么你比别人贵啊,我看别人都是一分钟五毛钱的。

索克萨尔:这个嘛

夜雨声烦:当然我也不是说你不好,就那么一问,你不要误会啊

索克萨尔:夜雨选我来聊天,就为了问这个吗?

夜雨声烦:反正聊什么不是聊啊

                  所以呢,难道你认识这软件的老板,他给你走了后门?

索克萨尔:确实认识,不过也不算走后门。

                  其实我们这里一分钟一块钱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只不过他们比较忙可能没在线或者已经在陪别人聊了

夜雨声烦:啊,那你们肯定有什么专长吧,比如产于自制表情包什么的

索克萨尔:那倒没有,我是学心理的,有的时候给人灌灌鸡汤,灌着灌着就涨工资了

夜雨声烦:这也行啊!

索克萨尔:可以啊。

                 我还有个同事,以“幸运E”著称的,他说不少回头客都跟他晒卡呢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他非到什么程度啊

索克萨尔:不好说,他打游戏其实挺厉害的

夜雨声烦:出名吗?

索克萨尔:那个“不用ssr的大神”

夜雨声烦:噢噢噢噢略有耳闻

                  所以其实不是倔强是真的没有???

索克萨尔:没问,我也不好总戳人家的伤心处嘛

夜雨声烦:哈哈哈可以说是肥肠体贴了

                 但是,这股扎心感是怎么回事?

索克萨尔:错觉^ ^

夜雨声烦:你这表情……总让我想起一个熟人

                  虽然颜文字不是什么有力的证据吧,但那个人也是学心理的,有的时候也悄默默给你灌鸡汤。什么“ST(我的名字),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xx中学的夏天”啊(我们高中同班),什么“真正的勇士从不挑食,包括秋葵”的,明明他自己对白斩鸡就有偏执的爱,为什么不许我对秋葵有偏执的恨呢?

索克萨尔:可是白斩鸡真的很好吃啊

夜雨声烦:可是秋葵也真的很难吃啊!!!

索克萨尔:多吃秋葵对身体好的

夜雨声烦:我知道秋葵壮阳,王不留行还治痛经呢——

                  看看你们这如出一辙的话,要不是我室友说你们都是专业陪聊我就要怀疑你们是同一个人了,别问我为什么,男人的直觉就是这么犀利

                   对,还有一点,就是你明明是金牌陪聊师手速却没有很快;就像他写作业明明很有把握却写的很慢一样

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诶我都没注意,是不是已经过去八分钟了?我再去续点费?

索克萨尔:别了,明天早上有课,早点睡吧

夜雨声烦:不行,那也得聊完这十分钟再说!

                  不对,等等!

                   你怎么知道我早上有课,我说过吗

索克萨尔:^ ^

               【语音2s】

 

“我k!”黄少天的被子里发出了一声大喊。

郑轩摘了耳机探下头去,正好看见掀开被子的黄少天一脸古怪地瞪着他:“你不是说这里面都是专业陪聊吗?喻文州是怎么混进去的。”

“是么,我说过嘛,”郑轩缩回上铺删掉了手机里那个藏在某个文件夹深处的软件,“压力山大。”

 ————

 几个月后,郑轩一脸懵地在电影院偶遇了喻文州和黄少天:“所以……你们两个怎么就搞到一起去了。”

“谈什么不是谈。”

“聊了这么多五毛钱,别的都谈过了,那就谈谈恋爱吧。”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