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三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双花】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孙哲平邀请张佳乐组战队的时候没想很多,他的词典在那一刻只有三个词:组队、比赛、冠军!

然而我们知道,做决定是一回事,与人相处起来又是另一回事。饶是后来被戏称为“天生一对”的双花组合也没能躲过一开始的“蛋疼期”。起先磨合技术的时候倒没什么反常,下了游戏之后他们就相顾无言起来。也不是没想过用聊吃的来打破沉默,如果没有引发甜咸大战的话应该会很顺利地建立革命友谊吧——一言以蔽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这很尴尬吗?”孙哲平皱眉,回想起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来。

一年前他满十八岁,本着重要的生日要重大地过的原则,百花老板在战队旁边的饭店订了包间给孙哲平庆生,吃完饭又让孙队长率领着全队去ktv玩了一宿。

第二天不训练,孙哲平难得睡到日上三竿,一睁眼看见一个有些眼熟的人坐在书桌前头:“张佳乐?”

“哟,醒啦?”张佳乐回头,露出放在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来我这玩电脑啊。”

“嗯,快去洗漱,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回来给你分享点东西。”

孙哲平套上拖鞋站起来,端了牙杯就往外走:“少看点少儿不宜。”

“我是这样的人吗?”张佳乐拍了拍桌子,“对了,我说你怎么不好奇成年人的娱乐方式呢。”

“有什么可好奇的,我原来认识那帮人初中就拉着我看过了。”

“哦……不瞒你说我也是。不过今天我们看blue movie。”

“就算换成英语也是小黄片啊。”孙哲平无奈,“那我先去把牙刷了再回来分享。”

“啊?等等,在网上随便搜一下bluemovie也不一定就是,看着!”张佳乐随手点开一段视频——

【不可描述部分】

“……”

孙哲平干咳几声,打破音响外的沉默:“张佳乐。”

张佳乐定定地盯着他:“我也没想到……给你刺激大了吧。”

“……你笔记本没电了。”shen/yin/sheng总算停了,孙哲平指着黑下去的屏幕说。

张佳乐如释重负地合上笔记本,开始转移话题:“中午吃什么,我们定外卖吧。”

“好,我要吃麦当劳儿童套餐。”孙哲平对上张佳乐怀疑的目光,略一思索补充道:“怀念一下未成年的感觉。”

“哦。”张佳乐思考了一下,决定加五块钱再给孙小朋友弄个玩具。

——这么想来,好像是挺尴尬的。

 

不过有了一个共同的黑历史两人就熟络了许多。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要知道尴尬总是难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孙哲平哼着歌,回味起来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他原来还嘲笑张佳乐的歌单像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的,没想到在耳濡目染之下自己也……

永远不要低估队友的影响力。

这是第一次全明星后一群职业选手相约ktv时孙哲平领悟到的,彼时他受邀和张佳乐合唱《有点甜》刚放下话筒。

魏琛拍着方世镜大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孙哲平。”方士谦笑倒在沙发上,手里还不忘录像。叶修默默地点了支烟。吴雪峰事后总结:“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当然后来两个人一起干的(坏)事多了,相顾无言的场合反而少了起来,尤其是张佳乐有自觉自己比孙哲平还大半年的时候——特指孙哲平生日。

百花作为上赛季的黑马,假期里自然是加班加点加倍训练的,于是孙哲平的十九岁生日就和去年一样在战队过了。
    上午的训练结束,张佳乐摘下耳麦捅捅孙哲平,神情异常兴奋:“大孙走啊,乐哥请你吃饭去!”
    孙哲平“啧”了一声:“我过生日你这么兴奋干吗。”

“因为只有这时候才能感受到我们是年下。”

“年下?”

“你比我小啊。”

“你真的知道年下是什么意思吗?”

“大概……?”

“好吧,吃什么?”

“世界上最好吃的白菜!”

“就是上次你点错菜那里啊。”

“No problem,我搞清楚了的。”

孙哲平盯着桌上冒着热气的两锅土豆:“那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个意外,你听我解释。”

“这不是言情小说标准台词吗?”

“言情小说有你这样的女主吗?”张佳乐找准一个机会呛回去,随后在两个玻璃杯里各自倒上一点饮料:“吃不了白菜就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土豆,咱干个杯?”

孙哲平瞬间爆发出拼酒的爽快劲:“干了!”

“最好的土豆,最好的队友,最好的战队!哈哈,感觉马上就要实现梦想了。”

“一起!”

两个端着柠檬汁傻笑的青年,画面和谐再无尴尬。

 

和张佳乐待在一起一年了,孙哲平的词典里依然是三个词:百花、繁花血景、冠军!

明年,会是百花的赛季吧。

——————END——————

 

19岁的大孙,联盟第一狂剑士。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