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水边不系船

高三

幸运堪比张佳乐,手速不如喻文州。

【乔高】出道之前

·感谢 @鱼缸里的一条小金鱼  的点梗qwq

·写到的事情基本都源自班里有♂爱的男孩子们的日常

·相信我这真的是校园风

·在下不是估计写这么流水账的啊啊啊orz

·写了三次还是不满意然而还是表脸地把它扔上来了

·回头有梗了一定要争取再写一篇啊啊啊【撞墙】【土下座】

 

00

“真的……太不可思议了!”解说席上的李艺博如是感慨着。

第十赛季常规赛第二十七轮,兴欣客场8-2击败微草。

此时潘林和李艺博正在回顾总结比赛中的精彩瞬间。

“感谢微草战队和兴欣战队为我们带来一场精彩的对决。想必观众朋友们在今天的比赛中也是感受到了很多东西。”

“是的,不仅是兴欣的配合,今天的微草也在王杰希下场后爆发出了新的斗志,那么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不过这样的总结是不足以吸引观众的,许多观众更喜欢关注一些选手的信息。潘林深知这一点,于是把话题引向了今晚都很出彩的两位小将。

“说道兴欣和微草,那么有一位选手不可不提,他们就是兴欣的鬼剑士——乔一帆!”

“熟悉一点的观众都知道,乔一帆和高英杰同期出道于微草,后来一个受到战队的倾力培养、一个一年期满后转去了兴欣,不过这并没有影响两人的交情,据可靠消息称,二人在训练营时期就私交甚密……”

 

01

屏幕里有关“乔一帆与微草”的话题还在继续,两位解说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乔一帆和高英杰之间的故事。

然而无论怎样,他们也想不到,这两人的相识并不源于微草,甚至早在初中时期,他们就已经给是同学了。

 

02

初遇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浪漫的情节。

一群并不熟悉彼此的小学毕业生故作深沉地坐在陌生的教室里,班主任是个年轻的男老师,自称是“要成为‘杀老师’的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开朗的类型,简单地介绍一下学校后,就大大咧咧地拉过一把椅子站了上去:“好——咱们玩个游戏吧,萝卜蹲怎么样?自由结组……哦对了,你们现在应该都不怎么熟?那先给你们两分钟互相熟悉一下。”

那年十二岁的高英杰抬头看了看周围,旁边全是热闹的说话声,好像只有自己和后桌同学这里太安静了的话……不太好吧?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猛地一回头:“你好,我叫高英杰,来自CW小学。”

可能是因为回头时用力过猛,撞到了后面的课桌,总之后面那个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手一抖——笔在本子上划了长长的一道。

“抱、抱歉。”高英杰急忙道歉,低下头的时候视线扫过那个人写在本上的名字——乔一帆。

 

03

认识过后,两个人熟悉地很快,没过多久就进入到下课一起聊天,课间操一起打球,中午一起吃饭,放学一起回家的状态了。班主任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啊。

哦,有一件事忘了说,他们的班主任除了是个年轻的数学老师,还是个腐龄长达八年的腐男,平时不上课的时候会和班里的腐女一起YY各种CP的那种……

说起这位班主任的神奇事件,那可是三个黄少天都讲不完。这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04

有一年他过生日,抽了一节数学课给大家开party,还自费买了个蛋糕:“鉴于今天是英明神武的我的生日,就放你们一节数学课吧——今天不留作业!但是——

“为了保证我给你们准备的节目的效果,我要点两个同学上来伴舞。

“诶诶诶别紧张啊你们,我点学号。”

在同学们的一片起哄声中,他毫不犹豫地报出了高英杰的学号,然后又一脸“很懂”地狭促道:“还有一个啊,你们都懂,行了别害羞了上来吧。”

乔一帆无奈地笑笑,把高英杰推到讲台旁,自己还任命般地拍了拍多媒体。

班主任开始做动作示范了,左手叉腰右手指天,一边欢快地扭着跨,一边还喊着“咚、咚、咚……”

“一帆……”高英杰隔着班主任望过去。

乔一帆很快回应:“……英杰。”

“怎么办……”高英杰悄悄地指了指班主任,有些无语。

乔一帆缓缓抬起一只手,捂在脸上:“……做吧。”

于是,乔一帆和高英杰的第一次共舞,就这样献给了班主任。

 

05

不过这位班主任虽然看着挺欢脱,对学生倒是真挺好的。

初二那会儿,一群中二小孩总喜欢比谁晚上睡得晚,上课时撑不住就倒下了。他也不怎么点这些人,只是在讲到重点的时候把他们叫醒……或者,用一些特殊的办法给他们补一下知识点。

其实乔一帆是不怎么喜欢在课上睡觉的,但有一阵子不知怎么了,总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这样子久了难免也睡了几次。

“那个,英杰下课去关心一下他啊,看看他怎么了。”

全班哄笑,高英杰有点红了脸,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至于下课以后高英杰不仅没舍得叫醒乔一帆,还给他披了件外套的事,那就是后话了。

 

06

班主任的事说的有点多,现在说回他们本身的校园生活。

但凡是写校园生活的,有一件事不可能不被提及——那就是校运会。

其实大家可能看不出来,这两个内向的小孩体育成绩都还不错呢。于是在班里男生不足的情况下被推了上去,乔一帆跳远,高英杰引体。

 

07

跳远结束的早,乔一帆就跑到单杠底下看高英杰比赛。

“他今天状态不太好,”乔一帆在看到正打量着单杠高度的高英杰的第一眼就得到了这个信息,“紧张,而且……” 可能有哪里不太舒服。

英杰的话,在被报上这个项目的时候没有说“不”,在被寄予破记录的希望的时候也没有说“不”,所以这个时候他更不可能去说什么自己不行。但是……

高英杰在离记录还差两个的时候掉下来,当裁判的老师吓了一跳,赶紧围过去看。高英杰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一边蹲下。

班里来围观的一片同学瞬间安静了,有不甘的、有惋惜的、又心疼的。

乔一帆却没什么表情,只是从看比赛的同学身后绕过去,在高英杰前面站定,微微弯腰,伸出一只手来。

 

08

高英杰并没有接这只手,乔一帆却毫不尴尬,没有急着收回手,反而是蹲下来递了一张纸过去。

高英杰借过纸,眼泪终于控制不住往下流了,他却没有去擦。转过身看隔壁班的同学比赛……破纪录了!有人率先欢呼起来。

“一帆。”在一片欢呼声中,乔一帆听见高英杰的对自己说,有些颤抖的声音渐渐坚定起来,“下一次,我要赢。”

“嗯,会的。”在高英杰看不见的背后,乔一帆重重地点了点头。

 

09

后来的日子渐渐趋于平淡,到了初三,很多学校活动都只有一句话:毕业年级不参加。

相应的,很多同学的日程也改成了:起床、上学、放学、写作业、睡觉。

 

快放寒假的时候,乔一帆突然拿着两张卡来找高英杰。

“英杰。”

“嗯?”

“玩个游戏放松一下吧,你这样太累了。”

“嗯……玩什么?”

“你原来应该听说过的,《荣耀》。”

 

10

荣耀作为一款火爆大江南北的网游,自然是有它吸引人的地方的——真实性、可操作性,包括美观程度、技能特效,还有最让人割舍不了的胜利的感觉。

玩过一次两次的,高英杰就着了迷,终于有一天——他被家长禁网了orz

禁网的日子说漫长也不漫长,刷刷题、聊聊天,一天就过去了。转眼间,中考也结束了。

报志愿的前一天,高英杰把乔一帆单独约出来——

乔一帆不是B市户口,就算在B市念了高中也是不能在这里参加高考的。那么……

在此前,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谈过这个问题,但是……

如果有些话现在不说的话,恐怕以后就没机会了吧。

 

11

两人约定的地点是咖啡厅,坐在临街的落地窗旁,高英杰盯着玻璃上乔一帆的倒影,看了半晌后终于开口:“一帆,你……有什么打算?”

“我吗?”乔一帆倒是不怎么担心的样子,若无其事地用吸管搅拌着杯中的液体,“一会儿再跟你说啦——哎,陪我去网吧玩会儿吧。”

“啊?”

“你也好久没玩荣耀了吧。”

“嗯……”

 

12

假期里网吧查得倒是不严,老板随意开了两台无烟区的机子就放他们进去了。

“英杰。”乔一帆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倒是添了几分不真实感;高英杰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是该盯着屏幕里那个叫“灰月”的刺客、还是该看向坐在旁边的乔一帆:“嗯?”

“我被职业战队相中了。”乔一帆故作平静地说。

“你说……职业队?”

“嗯,放心吧,我不会走太远的,就在咱们B市。”

高英杰有点恍惚,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尽力展现自己的支持,“荣耀吗?是微草吧,冠军队哦,不过是你的话,不管在哪里都会成为很厉害的选手的!”

“是吗?我会加油的,你要不要……”对上高英杰探寻的视线时,乔一帆却摇了摇头,笑, “没什么。”

 

13

“一帆,加油啊!我会追上来的。”

 

14

一个月后,夏休期帮工会抢boss的微草队长王杰希在神之领域意外发现一个挺有天赋的魔道学者。

两个月后,那名魔道学者来到报道,遇见青训营里一个刺客选手。

“真巧啊,一帆。”

“不巧,我知道你会来的。”

相视即是一笑。

 

15

四年后的微草主场,解说的声音依旧在回荡。

“感谢高英杰,感谢乔一帆,感谢培养了二位的微草和兴欣。联盟的未来将会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评论

热度(16)